辯《晏子春秋》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司馬遷讀《晏子春秋》,高之,而莫知其所以為書。 或曰:晏子為之,而人接焉。或曰:晏子之後為之。皆非也。

吾疑其墨子之徒有齊人者為之。好儉,晏子以儉名於世, 故墨子之徒尊著其事,以增高為己術者。且其旨多尚同、兼愛、非樂、節用、 非厚葬久喪者,是皆出墨子。又非孔子,好言鬼事;非儒、明鬼,又出墨子。 其言問棗及古冶子等尤怪誕。又往往言墨子聞其道而稱之, 此甚顯白者。自劉向班彪父子,皆錄之儒家中。 甚矣!數子之不詳也。蓋非齊人不能具其事,非墨子之徒則其言不若是。

後之錄諸子書者,宜列之家。非晏子,為是書者,之道也。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