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評事文集後序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贊曰:文之用,辭令褒貶,導揚諷諭而已。雖其言鄙野,足以備於用。 然而闕其文采,固不足以竦功時德,誇示後學。立言而朽,君子不由也。 故作者抱其根源,而必由是假道焉。作於聖,故曰經;述於人,故曰文。 文有二道:辭令褒貶,本乎著述者也;尊揚諷諭,本乎比興者也。 著述者流,蓋出於《書》之謨、訓,易之象、系,《春秋》之筆削,其要在於高壯廣厚, 詞正而理備,謂宜藏於簡冊也。比興者流,蓋出於之詠歌,之風雅, 其要在於麗則清越,言暢而意美,宜流於謠誦也。茲二者,考其旨義,乖離不合。 故秉筆之士,痚噫蚇W得,而罕有兼者焉。厥有能而專美,命之曰藝成。雖古文雅之盛世,不能並肩而生。

興以來,稱是選而不怍者,梓潼陳拾遺(陳子昴) 。 其後,燕文貞(張說)以著述之餘, 攻比興而莫能極;張曲江(張九齡)以比興之隙,窮著述而不克備。 其餘各探一隅,相與背馳於道者,其去彌遠。文之難兼,斯亦甚矣。若楊君者,少以篇什著聲於時, 其炳耀尤異之詞,諷誦於文人,盈滿於江湖,達於京師。 晚節遍悟文體,尤邃敘述。學富識達,才湧未已,其雄傑老成之風,與時增加。 既獲是,不數年而夭。其季年(晚年) 所作尤善,其為《鄂州新城頌》、《諸葛武侯傳論》、餞送梓潼陳眾甫汝南周願河東裴泰武都符義府泰山羊士諤隴西李煉凡 六《序》,《廬山禪居記》、《辭李常侍啟》、《遠遊賦》、《七夕賦》,皆人文之選已。用是陪陳君(陳子昴) 之後, 其可謂具體者歟?

嗚呼!公既悟文而疾,既即功而廢,廢不逾年,大病及之,卒不得窮其工、竟其才, 遺文未克流於世,休聲未克充於時。凡我從事於文者,所宜追惜而悼慕也!宗元以通家修好,幼獲省謁,故得奉公元兄命, 論次篇簡。遂述其制作之所詣,以係於後。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