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宜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興王之臣,多起污賤,人曰「幸也」;亡王之臣, 多死寇盜,人曰「禍也」。余咸宜之(起於污賤,死於寇盜,都是適宜的)。 當兩漢之始,屠販徒隸出以為公侯卿相,無他焉,彼固公侯卿相之器也。 遭時之非是以詘,獨其始之不幸,非遭(劉邦)(劉秀)而 為幸也。之末,公侯卿相劫戮困餓伏牆壁間以死。無他焉, 彼固劫戮困餓器也(他們本來就是被綁架、殺害、受困、挨餓的材料)。遭時之非是以出, 獨甚始之幸,非遭(董卓)(劉曜)而為之禍也。 彼困於昏亂,伏志氣、屈身體,以下奴虜,平難澤物之德不施於人;一得適其傃(ㄙㄨˋ;方向),其進晚爾, 而人猶幸之。彼伸於昏亂,抗志氣,肆身體,以傲豪傑,殘民興亂之技行於天下;一得適其傃,其死後耳,而人猶禍之。 悲夫!余是以咸宜之。

(興王之臣,起於屠販徒隸,柳宗元認為他們被起用的太晚,並不是因為幸運成了興王之臣; 亡王之臣,死於寇盜,是他們的報應來的太遲,並不是不幸遇到了災禍。)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