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志齋說

虞集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夫嘗觀於射乎?正鵠(ㄓㄥˋ ㄍㄨˇ;箭靶的中心目標)者, 射者之所志也。於是良爾弓,直爾矢,養爾氣,畜爾力,正爾 身,守爾法,而臨之。挽必圓,視必審,發必決,求中乎正鵠而已矣。正鵠之不立,則無專 一之趣鄉,雖有善器、彊力,茫茫然將安所施哉?況乎弛焉以嬉, 嫚(ㄇㄢˋ;懈怠、怠惰)焉以發,初無定的, 亦不期於必中者;其君子絕之,不與為偶(伴), 以其無志也。善為學者,苟知此說,其亦可以少警矣乎?

夫學者之欲至於聖賢,猶射者之求中夫正鵠也。不以聖賢為準的而學者,是不立正鵠而 射者也。志無定向,則汎濫茫洋,無所底止,其不為妄人者幾希!此立志之最先者也。 既有定向,則求所以至之之道焉,尤非有志者不能也。是故從師、取友,讀書、窮理,皆求至之 事也。於是平居無事之時,此志未嘗慢也;應事接物之際,此志未嘗亂也; 安逸、順適,志不為喪;患難、憂戚,志不為懾;必求達吾之欲志而後已。 此立志始終不可渝者也。是故志苟立矣,雖至於聖人可也。 昔人有言曰:「有志者,事竟成。」又曰:「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精神不分散, 技藝便能達到神妙的境界)。」此之謂也。 志苟不立,雖細微之事,猶無可成之理;況為學之大乎? 昔者夫子以生知天縱之資,其始學也,猶必曰志; 況吾黨小子之至愚極困者乎?其不可不以尚志為至要至急也,審(明白)矣。

今大司寇之上士浚儀黃君之善教子也,和而有制,嚴而不離。嘗遣濟也受業於予,濟也請 題其齋居以自勵,因為書寫「尚志」二字以贈之。他日暫還其鄉,又來求說,援筆書所欲言, 不覺其煩也。濟也尚思立志乎哉!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