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益州畫像記

蘇洵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至和元年秋,人傳言,有寇至邊;邊軍夜呼,野無居人,妖言流聞,京師震驚方命擇 帥。天子曰︰「毋養亂﹗毋助變﹗眾言朋興(同時興起), 朕志自定;外亂不作,變且中起;既不可以文令,又不可以武競。惟朕一二大吏,孰為能處茲文武之間? 其命往撫朕師﹗」乃推曰︰「/u>其人。」天子曰︰「然。」公以親辭,不可,遂行。

冬十一月,至至之日,歸屯軍,撤守備,使謂郡縣,寇來在吾,無爾勞苦。明年正月 朔旦,人相慶如他日,遂以無事。又明年正月,相告留公像於淨眾寺,公不能禁。

眉山蘇洵言於眾曰︰「未亂,易治也;既亂,易治也;有亂之萌,無亂之形,是謂將亂 。將亂難治,不可以有亂急,亦不可以無亂弛。惟是元年之秋, 如器之欹(|;傾斜不正),未墜於地。惟爾 張公,安坐於其旁,顏色不變,徐起而正之。既正,油然(舒緩貌)而退, 無矜容,為天子牧小民不倦。惟爾張公,爾繄(|;是)以生, 惟爾父母。且公嘗為我言︰「民無常性,惟上所待。人皆曰人多 變,於是待之以待盜賊之意,而繩之以繩盜賊之法,重足(ㄔㄨㄥˊ ㄗㄨˊ; 腳不敢前進)屏息之民,而以碪斧(ㄓㄣ ㄈㄨˇ;砧板和斧鉞。 為古代斬犯人的刑具)令。於是民始忍以其父母妻子之所仰賴之身, 而棄之於盜賊,故每每大亂。夫約之以禮,驅之以法,惟人為易。 至於急之而生變,雖齊魯亦然。吾以齊魯人,而人亦自以齊魯之人待其身。若 夫肆志於法律之外,以威劫民,吾不忍為也。」嗚呼﹗愛人之深,待人之厚,自公而 前,吾未始見也。皆再拜稽首曰「然。」

/u>又曰︰「公之恩在爾心,爾死,在爾子孫;其功業在史官,無以像(畫像)為也。 且公意不欲如何?皆曰︰「公則何事於斯?(張公怎麼會在意這些?)雖然, 於我心有不釋焉。今夫平居(平日)聞一善,必問其人之姓 名,與其鄰里之所在,以至於其長短大小美惡之狀,甚者,或詰其生平所嗜好,以想見其為人, 而史官亦書於其傳。意使天下之人,思之於心,則存之於目;存之於目,故其思之於心也固。 由此觀之,像(畫像)亦不為無助。」蘇洵無以詰,遂為之記。

(以下略)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