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某氏之鼠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有某氏者,畏日(害怕觸犯時日的忌諱), 拘忌(禁忌)異甚。以為己生歲直(值)(子年), 鼠(生肖屬鼠),子神也(老鼠是子年的生肖神), 因愛鼠,不畜貓犬,禁僮勿擊鼠。倉廩庖廚,悉以恣鼠不問。

由是鼠相告,皆來某氏,飽食而無禍。 某氏室無完器,柂(原字為"木+施";衣架)無完衣, 飲食大率(大概)鼠之餘也。晝累累(一個接一個)與人 兼行,夜則竊嚙(偷咬)鬥暴(打架), 其聲萬狀,不可以寢。終不厭。

數歲,某氏徙居他州,後人(新搬的住戶)來居, 鼠為態如故。其人曰:「是陰類惡物也, 盜暴尤甚,且何以至是乎哉?」假(借)五、六貓,闔(關)門撤瓦,灌穴, 購(雇)僮羅捕(四周圍捕)之,殺鼠如丘, 棄之隱處,臭數月乃已。

嗚呼!彼以其飽食無禍為可恆也哉!

(本文是柳完元所寫的三戒之一,柳完藉著 刻畫麋(臨江之麋)、驢(黔之驢)、鼠這三種典型的動物, 以寓言的題材及文筆,以嘲諷當時社會上那些趨炎附勢,外強中乾的人物。)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