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進士王參元失火書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楊八書,知足下遇火災,家無餘儲(無剩餘的積蓄)。僕始聞而駭,中而疑, 終乃大喜,蓋將弔(弔問)而更以賀(賀喜)也。 道遠言略,猶未能究知其狀(災情),若果蕩焉泯焉而悉無有,乃吾所以尤賀者也。

(朋友家遭火災,柳宗寫慰問書,卻以賀為名,還說若火災愈嚴重燒得愈精光則愈賀喜, 起筆奇特而不凡。)

足下勤奉養,樂朝夕,惟恬安無事是望也。今乃有焚煬(|ㄤˋ;烘烤)(ㄏㄜˋ;盛紅的樣子)烈之虞, 以震駭左右,而脂膏(ㄓ ㄍㄠ;油脂)滫瀡(ㄒ|ㄡˇ ㄙㄨㄟˇ;用淅米汁浸食物使柔滑, 為一種調和食物的方法)之具,或以不給,吾是以始而駭也。

凡人之言皆曰:「盈虛倚伏(互相依存,互相影響),去來之不可常。」 或將大有為焉,乃始厄困震悸,於是有水火之孽(ㄋ|ㄝˋ;災禍), 有群小之慍,勞苦變動,而後能光明,古之人皆然,斯道遼闊誕漫,雖聖人不能以是必信,是故中而疑也。

以足下讀古人書,為文章,善小學,其為多能若是。而進不能出群士之上, 以取顯貴者,蓋無他焉。京城人多言足下家有積貨(言家有富貴餘財), 士之好廉名者,皆畏忌不敢道足下之善,獨自得之,心蓄之,銜忍而不出諸口,以公道之難明,而世之多嫌(心裡厭惡而加以排斥)也。 一出口,則嗤嗤(ㄔ ㄔ;喧擾紛亂的樣子)者以為得重賂。

僕自貞元十五年,見足下之文章,蓄之者蓋六七年,未嘗言。是僕私一身而負(辜負)公道 久矣,非特負足下也。及為御史尚書郎,自以幸為天子近臣,得奮其舌,思以發明足下之鬱塞。 然時稱道於行列,猶有顧視而竊笑者。僕良恨修己之不亮,素譽之不立,而為世嫌之所加, 常與孟幾道(孟郊)言而痛之。

乃今幸為天火之所滌盪,凡眾之疑慮,舉為灰埃。黔(熏黑)其廬, 赭(燒光、燒盡)其垣,以示其無有。 而足下之才能,乃可以顯白而不污,其實出矣。是祝融、回祿(火神)之相(幫助)吾子也。 則僕與幾道十年之相知,不若茲火一夕之為足下譽也。宥而彰之,使夫蓄於心者, 咸得開其喙(ㄏㄨㄟˋ;泛指人的嘴);發策決科者,授予而不慄。 雖欲如嚮之蓄縮受侮,其可得乎?於茲吾有望於子,是以終乃大喜也。

古者列國有災,同位者相弔。不弔災,君之惡之(左傳.昭公十八年,宋、衛、陳、鄭災, 陳不救火,許不弔災,受到譴責)。今吾之所陳若是,有以異乎古, 故將弔而更以賀也。之養,其為樂也大矣,又何闕焉!(柳宗元勉勵王參元要能「憂道不憂貧」)

足下前要僕文章古書,極不忘,候得數十篇及並往耳。吳二十一武陵來,言足下為《醉賦》 及《對問》,大善,可寄一本。僕近亦好作文,與在京都時頗異,思與足下輩言之, 桎梏(ㄓˋ ㄍㄨˋ;)束縛甚固, 未可得也。因人南來,致書訪死生,不悉(書信末語,表示言詞無法完全表達出自己的心意)宗元白。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