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者說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柳宗元以生動的故事敘述,呈現一幅苛政(賦歛)之毒比毒蛇更甚的 圖象,文章生動而深刻。本文歷來為人所推崇。)

永州之野產異蛇(奇異的毒蛇), 黑質而白章(白色的紋采),觸草木盡死; 以齧(ㄋ|ㄝˋ;咬)人, 無禦之者(無人可抵抗牠的毒性)。 然得而腊(ㄒ|ˊ;製成肉乾)之以為餌(藥品), 可以已(治癒)大風(麻瘋之類的惡疾) 、攣踠(ㄌㄩㄢˊ ㄨㄢˇ;手腳彎曲不能伸直的病)、 瘺癘(ㄌㄡˋ ㄌ|ˋ;惡瘡;惡疫),去死肌(壞死的肌肉), 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皇帝的命令而搜集這種毒蛇),歲賦其二(兩隻這種毒蛇)。 募有能捕之者,當(抵稅)其租入。之人爭奔走焉(競相捕蛇)

蔣氏者,專(專門於)其利專(補蛇的利益)三世矣。 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有幾次差點被蛇咬死)。」 言之貌若甚戚專(悲傷)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主政者), 更若役(更改你的賦稅方式),復若賦(恢復原來 的賦稅),則如何?」

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 則吾斯役(指捕蛇)之不幸,未若復吾賦(繳租稅)不幸之甚也。 (賦稅之毒更甚於毒蛇,捕蛇人寧可冒生命危險捕蛇,也不願恢復原有的賦稅)(以前)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貧困)矣。 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鄰居們的生活日益困窘), 殫(ㄉㄢ;竭盡)其地之出(出產), 竭其廬之入(收入),號呼而 轉徙(遷移), 餓渴而頓踣(ㄅㄛˊ;跌倒;倒斃), 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ㄒ|ㄤ ㄐ|ㄝˋ;形容眾多)也。 曩(ㄋㄤˇ;從前)與吾祖居者, 今其室十無一焉(十家住戶有一戶空屋);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 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十家住戶有四五戶空屋)(人口愈來愈少,非死即徒) 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 隳突(ㄏㄨㄟ ㄊㄨˊ;騷擾)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 吾恂恂(ㄒㄩㄣˊ ㄒㄩㄣˊ;緊張恐懼的樣子)而起, 視其缶(ㄈㄡˇ;瓦器,腹大口小,有蓋),而吾蛇尚存, 則弛然(放鬆心情)而臥。謹食之(謹慎餵食毒蛇), 時而獻(定期呈獻給官府)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養活我的生命)。 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一年只要冒兩次生命危險捕蛇), 其餘(其餘時間)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我的鄰居每天都憂心繳不起租稅)。 今雖死乎此(被毒蛇咬死),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哪裡敢視毒蛇為毒呢?)?」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才相信)。 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ㄙˋ;等待)夫 觀人風者(考察民情風俗者)得焉。

(林紓評:「《捕蛇者說》,胎『苛政猛於虎』而來。命意非奇,然蓄勢甚奇。」)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