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學生何蕃傳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唐朝中期以後,政治腐敗,賢才不得重用而埋沒, 太學生何藩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實例。韓愈在這篇傳記中,表達了沈痛的惋惜之意)

太學生何蕃,入太學者廿餘年矣。歲舉進士(被推舉參加禮部 進士科考試,稱為「舉進士」),學成行尊,自太學諸生推頌不敢 與(並列), 相與言於助教、博士,助教、博士以狀申於司業、祭酒(皆官名), 司業、祭酒撰次(編寫)之群行焯焯者數十餘事, 以之升於禮部(主管考試的部門)而以聞於天子。 京師諸生以薦名文說者不可選紀(多到無法計算)。 公卿大夫知者比肩立(形容人多), 莫為禮部(但無人在禮部當官);為禮部者,率所不合者; 是以無成功。(政治腐敗可見一般)

淮南人,父母俱全;初入太學,歲率一歸,父母止之;其後間一二歲乃一歸,又止之; 不歸者五歲矣。,純孝人也,閔(憫,憐)親之 老不自克(無法克制心情),一日,揖諸生歸養於和州, 諸生不能止,乃閉空舍中,於是太學六館之士百餘人,又以之義行言於司業陽先生城, 請論留,於是太學闕(缺)祭酒(祭酒的職位), 會陽先生出道州,不果留。

歐陽詹生言曰:「,仁勇人也。」或者曰:「居太學,諸生不為非義(不做不仁義的事), 葬死者之無歸, 哀其孤而字(撫養)焉,惠之大小,必以力復, 斯其所謂仁歟!之力不任其體(看起來沒有什麼勇力), 其貌不任其心,吾不知其勇也。」歐陽詹生曰: 「朱泚(ㄘˇ)之亂(唐德宗 建中四年,涇原軍朱泚反叛唐朝),太學諸生舉將從之,來請起正色叱之, 六館(大學有六館)之士不從亂,茲非其勇歟!」

惜乎!之居下,其可以施於人者不流(流展)也。 譬之水,其為澤,不為川乎!川者高,澤者卑,高者流,卑者止,是故之仁義,充諸心, 行諸太學,積者多,施者不遐(ㄒ|ㄚˊ;遠)也。 天將雨,水氣上,無擇於川澤澗谿之高下(無論高低河川沼澤溪流的水氣都會上升), 然則澤(湖沼)之道,其亦有施乎! (即是處於低處的湖沼也會有施展抱負的一天) 抑有待於彼者(必須等待水氣上升;喻指時機)歟!故凡貧賤之士必有待, 然後能有所立,獨何(豈只有何藩而已)!吾是以言之, 無亦使其無傳焉(不要讓何藩的事蹟被埋沒)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