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評大理評事王君墓誌銘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君諱,姓王氏。好讀者,懷奇負懷(懷著意氣), 不肯隨人後(跟著一般人參加)舉選。 見功業有道路可指取,有名節可以戾契致(不循正常管道而得到), 困於無資地(資格及地位),不能自出, 乃以干(求)諸公貴人,借助聲勢。諸公貴人既得志,皆樂熟軟媚(諂媚)耳目者, 不喜聞生語,一見輒戒門以絕。上初即位,以四科募天下士。君笑曰: 「此非吾時邪!」即提所作書,緣道歌吟,趨直言試。既至,對語驚人; 不中第(未考取),益困。

久之,聞金吾(保衛皇宮的部隊)李將軍年少喜士可撼(打動)。 乃踏門告曰:「天下奇男子王適願 見將軍白事。」一見語合意,往來門下。盧從史既節度昭義軍,張甚(狂妄), 奴視(輕視)法度士,欲聞無顧忌大語;有以君生平告者,即遣客鉤致(招致)。 君曰:「狂子不足以共事。」立謝客。李將軍由是待益厚,奏為其衛冑曹參軍, 充(擔任)引駕仗判官,盡用其言。將軍遷帥鳳翔,君隨往。改試大理評事, 攝監察御史觀察判官。櫛垢爬癢(ㄐ|ㄝˊ ㄍㄡˋ ㄆㄚˊ |ㄤˇ;除去汙垢,搔去痛癢。比喻除盡民間疾苦),民獲蘇醒。

居歲餘,如有所不樂。一旦載妻子入閿鄉南山不顧。中書舍人王涯獨孤郁,吏部郎中張惟素, 比部郎中韓愈日發書問訊,顧不可強起, 不即薦。明年九月,疾病,輿醫京師,其月某日卒,年四十四。十一月某日, 即葬京城西南長安縣界中。曾祖洪州武寧令;祖,右衛騎曹參軍; 父蘇州崑山丞。妻上谷侯氏處士女。

居奇士,自方阿衡、太師(官名,殷時伊尹曾任阿衡,即後世的宰相), 世莫能用吾言,再試吏,再怒去,發狂投江水。 初,處士將嫁其女,懲曰:「吾以齟齬(ㄐㄩˇ ㄩˇ;與人不合)窮, 一女憐之,必嫁官人;不以與凡子(不嫁給凡夫俗子)。」 君曰:「吾求婦氏求矣,唯此翁可人意(適合我的心意);且聞其女賢, 不可以失。」即謾(ㄇㄢˋ;欺騙)謂媒嫗: 「吾明經及第,且選,即官人。侯翁女幸嫁,若能令翁許我,請進百金為嫗謝。」 諾許,白翁。翁曰:「誠官人邪?取文書(官府的授任文書)來!」 君計窮吐實。嫗曰:「無苦(愁), 翁大人,不疑人欺我,得一卷書粗若告身者,我袖以往,翁見未必取視,幸而聽我。」 行其謀。翁望見文書銜袖(塞於袖內),果信不疑, 曰:「足矣!以女與王氏。」生三子,一男二女。 男三歲夭死,長女嫁毫州永城姚挺,其季(小女兒)始十歲, 銘曰:

鼎也不可以柱(支撐)車,馬也不可使守閭(看門)。 佩玉長裾(ㄐㄩ;衣服的後襟),不利走趨。 祇繫(關係)其逢(機運), 不繫巧愚(與聰明愚笨無關)。 不諧其須(需要),有銜(懷抱)不 袪(ㄑㄩ;施展)。鑽石(刻石)埋辭(銘辭), 以列幽墟(將它埋於墓之深處)

(此篇墓誌銘寫一個懷才不遇的奇男子王適的一生,韓愈對王適表達了深切的同情。)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