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窮文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這一篇寓莊於諧的妙文,主人翁(韓愈)認為被五個窮鬼纏身,這五個窮鬼分別是 智窮、學窮、文窮、命窮、交窮,五個窮鬼跟著他,使他一生困頓。因此主人翁決心要把五個窮鬼送走,不料窮鬼的回答卻詼諧 有趣,他告訴主人翁,這五個窮鬼忠心耿耿的跟著他,雖然讓他不合於世,但卻能幫助他獲得百世千秋的英名。韓愈寫「送窮」, 實則是「留窮」。韓愈以詼詭之筆抒發了抑鬱不得志的憤慨,留下了這篇千古奇幻之文。)

元和六年正月乙丑晦,主人使奴結柳(用柳枝編製)作車,縛草為船, 載糗(ㄑ|ㄡˇ;乾糧)輿粻(ㄓㄤ;米糧); 牛繫軛下,引帆上檣。三揖窮鬼而告之曰:「聞子行有日矣(聽說你即將起程),鄙人(自謙之辭)不敢問所塗(你的去路), 竊具船與車,備載糗粻,日吉時良,利行四方,子飯一盂,子啜(ㄔㄨㄛˋ;吃、喝)一觴,攜朋挈儔, 去故就新,駕塵擴風,與電爭光,子無底滯之尤(抱怨), 我有資送之恩,子等有意於行乎?」

屏息潛聽(偷偷地聽), 如聞音聲,若嘯若啼,砉(ㄏㄨㄛˋ;皮骨相離的聲音)(ㄏㄨ;突然)嘎嘎, 毛髮盡豎,竦肩縮頸,疑有而無, 久乃可明。若有言者曰:「吾與子居,四十年餘;子在孩提,吾不子愚(你小時候,我不認為你愚鈍),子學子耕, 求官與名,惟子是從,不變于初(我一直跟隨你,沒有改變心意); 門神戶靈,我叱我呵,包羞詭隨(門神屋靈對叱呵,我也容忍羞辱而緊緊追隨您), 志不在他。子遷南荒,熱爍(ㄕㄨㄛˋ;炎熱)濕蒸,我非其鄉, 百鬼欺陵。太學四年(你在太學任職四年),朝霽暮鹽,惟我保汝, 人皆嫌汝。自初及終,未始背汝,心無異謀,口絕行語,於何聽聞,云我當去(你從哪裡聽聞,說我將離您而去), 是必夫子信讒,有間(離間)於予也。我鬼非人,安用車船,鼻嗅臭香,糗粻可捐(放棄;沒有用處)。 單獨一身,誰為朋儔(我單獨一身,哪有什麼伴伴),子苟備知, 可數已不(說說看我有哪些伙伴)?子能盡言,可謂聖智,情狀既露,敢不迴避。」

主人應之曰:「子以吾為真不知也耶!子之朋儔,非六非四(指五個窮鬼;以下意思皆同), 在十去五,滿七除二,各有主張(主管的事務),私立名字, 捩(ㄌ|ㄝˋ;扭轉)手覆羹(扭轉人手, 打翻羹湯;比喻惹禍),轉喉觸諱(開口說話,就觸及忌諱;比喻說話不討人喜), 凡所以使吾面目可憎、言語無味者,皆子之志也。其名曰智窮:矯矯(ㄐ|ㄠˇ ㄐ|ㄠˇ;勇武的樣子)亢亢(ㄎㄤˋ;高傲), 惡圓喜方,羞為奸欺,不忍害傷; 其次名曰學窮:傲數與名(輕視技藝與聲名制度),摘抉(摘取)杳微(深奧的道理), 高挹(辭讓)群言(註:辭讓諸子百家之言;表示韓愈獨尊儒家道統), 執神之機(掌握關鍵的道理);又其次曰文窮: 不專一能,怪怪奇奇,不可時施(文章不能施行於當世),祇以自嬉(自己取樂而已); 又其次曰命窮:影與形殊(影子是否斜,身體是正直的),面醜心妍(美好), 利居眾後,責在人先;又其次曰交窮:磨肌戛骨,吐出心肝,企足以待,寘(ㄓˋ;安置、放置)我讎冤(把我當做是仇人)。 凡此五鬼,為吾五患,飢我寒我,興訛造訕,能使我迷,人莫能間,朝悔其行, 暮已復然,蠅營狗狗(像狗一樣到處鑽營),驅去復還。」

言未畢,五鬼相與張眼吐舌, 跳踉(ㄊ|ㄠˋ ㄌ|ㄤˊ;跳動、跳起)偃仆(倒下), 抵掌頓腳,失笑相顧。徐謂主人曰:「子知我名,凡我所為,驅我令去,小黠大痴(只是小聰名,卻是大愚笨)。 人生一世,其久幾何?吾立子名,百世不磨。小人君子,其心不同,惟乖於時, 乃與天通。攜持琬琰(ㄨㄢˇ |ㄢˇ;琬圭及琰圭。泛指美玉。 比喻君子的德性。),易一羊皮,飫(ㄩˋ;飽食)於肥甘, 慕彼糠糜(ㄎㄤ ㄇ|ˊ;用穀糠中的堅硬粒子煮成的粥。比喻粗惡的食物。)。天下知子, 誰過於予?雖遭斥逐,不忍子疏。謂予不信(若我說的話不確實),請質《詩》、《書》。」

主人於是垂頭喪氣,上手(舉手)稱謝,燒車與船,延之上座。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