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衛中行書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貞元十六年,韓愈離開徐州,返回洛陽,不久徐州發生兵亂,韓愈幸運逃過一劫, 他的朋友衛中行寫信表示關心,並祝賀他脫險,衛中行認為君子一定會得到吉祥,而小人則會遭到惡運。韓愈回信則表示,君子 未必得吉,小人未必得兇;君子處世之道應只求盡其在我,而不必在乎世俗外在的榮辱吉兇。)

大受足下:辱書,為賜甚大;然所稱道過盛,豈所謂誘之(誘導我)而欲其至於是歟? 不敢當,不敢當!其中擇其一二近似者而竊取之(承認你對我的讚美), 則於交友忠而不反於背面(不在背後否認)者 少(稍)似近焉, 亦其心之所好耳。行之不倦,則未敢自語能爾也。不敢當!不敢當! 至於汲汲(形容努力求取、不休息的樣子)富貴以救世為事者, 皆聖賢之事業,知其智能謀力能任者也,如者又焉能之?

始相識時,方甚貧,衣食於人(衣食取決於人;靠別人而生活)。 其後相見於二州, 僕皆為之從事(我們倆人 都做為地方長官自聘的僚屬),日月有所入(收入漸漸改善), 比之前時豐約百倍,足下視吾飲食衣服亦有異乎?然則僕之心或不為 此汲汲也(我的心思並不是想汲於追求富貴), 其所不忘於仕進者,亦將小行乎其志(為人民謀利)耳。此未易遽言也。

凡禍福吉凶之來,似不在我。惟君子得禍為不幸,而小人得禍為琚F君子得福為琚A 小人得福為幸;以其所為似有以取之也(是因為他們的作為而得到這樣的結果)。 必曰:「君子則吉,小人則凶者」,不可也。名聲之善惡存乎人(在於世人)。 存乎己者(賢不賢存乎己),吾將勉之;存乎天(指富貴) 、存乎人者(指世俗的毀譽),吾將任彼而不用吾力焉。 其所守者(遵循的原則)豈不約(簡單)而易行哉? 足下曰:「命之窮通,自我為之」,吾恐未合於道。足下徵(驗證)前世而言之,則知矣; 若曰「以道德為己任,窮通之來,不接吾心。」則可也。

窮居荒涼,草樹茂密,出無驢馬,因與人絕。一室之內,有以自娛(指讀書為樂)。 足下喜吾復脫禍亂,不當安安而居,遲遲而來也(遲遲不來我這裡)!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