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鄂州柳中丞書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中唐之後,藩鎮割據,而朝廷武將既貪生怕死,又不遵法度,無法有效擊敗藩鎮勢力。韓愈 對柳中丞棄文就武,建立戰功給予高度讚美,同時也對當時武將的腐敗嚴辭給予評擊。全文縱橫開闔,筆力雄健。)

右殘孽(盤據在淮西的吳元濟藩鎮殘遺勢力), 尚守巢窟,環寇之師(討伐吳元濟的王師), 殆且十萬,瞋目語難(氣勢洶洶,出言艱澀)。 自以為武人(武將)不肯循法度(不肯遵守國家法度), 頡頏(ㄒ|ㄝˊ ㄏㄤˊ;傲慢)作氣勢, 竊爵位(身為武將,卻無法消滅叛變的藩鎮)自尊大者, 肩相磨、地相屬(連)(形容這種武將人數眾多)。不聞有一人 援桴鼓(ㄈㄨˊ;鼓槌;古代作戰以桴擊鼓進軍。)誓眾(誓師)而前者(進攻吳元濟), 但日令走馬(騎馬疾行)來求賞給,助寇為聲勢而已!

閣下書生也。《詩》、《書》禮樂是習,仁義是修,法度是束。一旦去文就武,鼓三軍而進之, 陳師鞠旅(ㄔㄣˊ ㄕ ㄐㄩˊ ㄌㄩˇ;鞠,告誡。 陳師鞠旅指整軍誓師。),親與為辛苦,慷慨感激,同食下卒,將二州之牧(鄂安二州的州官)以壯士氣 ,斬所乘馬以祭踶(ㄉ|ˋ;踢)死之士(柳公綽良馬踢死養馬人,便下令斬馬) ,雖古名將,何以加茲!此由天資忠孝,鬱於中而大作於外,動(往往)皆中於機會(關鍵;要害), 以取勝於當世。而為戎臣師(成為武臣的模範),豈常習於威暴(武力)之事, 而樂其鬥戰之危也哉?

誠怯弱不適於用,聽於下風,竊自增氣(聽聞你的事跡,暗暗 感到增長志氣),誇(誇耀您)於中朝稠人(眾人)廣眾會集之中, 所以羞武夫之顏(使那些武夫感到羞恥), 令議者知將國兵(率領國家軍隊)而為人之司命者(掌握人民命運的人), 不在彼而在此也(不是那些武將,而是在你身上)

臨敵重慎,誡(戒)輕出入,良食(努力加餐飯)自愛, 以副(滿足)見慕之徒之心,而果為國立大功也。 幸甚,幸甚!不宣。再拜。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