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穎傳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毛穎」,就是毛筆。這是韓愈所寫的一篇戲謔之作, 旨在諷刺皇帝的刻薄寡恩。這種幽默文學,在當時受到時人的非議與責難, 連他的弟子及好友亦指責他不該亂寫這種輕浮的文章,不過此文卻得到後世的推崇與讚賞。)

毛穎者,中山人也。其先(祖先)明視, 佐治東方土,養萬物有功,因封於卯地,死為十二神。 嘗曰:「吾子孫神明之後,不可與物同,當吐而生(論衡.奇怪:「兔吮毫而懷子, 及其子生,從口而出。」)。」 已而果然。明視八世孫需兔(原字為需+兔), 世傳當時居中山,得神仙之術,能匿光使物(兩種法術,隱形於陽光下及 役使鬼物),竊(誘拐)姮娥(嫦 娥)、騎蟾蜍入月,其後代遂隱不仕云。 居東郭(東城郊外)者曰雋兔(原 字為雋+兔),狡而善走,與韓盧爭能,不及,怒, 與宋鵲謀而殺之,醢(ㄏㄞˇ;剁成肉醬。)其家。

秦始皇時,蒙u>恬南伐,次(停留)中山, 將大獵以懼。召左右庶長與軍尉,以《連山》(連山易,古代一種易法)(ㄕˋ;古代用蓍草占卜吉凶的方法) 之,得天與人文(天象與人事)之兆。筮者賀曰:「今日之獲, 不角不牙(兔不長角,不長尖齒), 衣褐之徒(比喻披毛的兔子),缺口而長鬚, 八竅(相傳兔子有八竅)而 趺(ㄈㄨ ;盤腿而坐)居, 獨取其髦(ㄇㄠˊ;毛髮中較長者稱為髦), 簡牘(ㄐ|ㄢˇ ㄉㄨˊ;簡為竹片、木片,牘為木板。 在紙張未發明以前,文字乃書寫於簡牘之上,後世遂為典籍、書信的通稱。)是資(簡牘都要靠它來寫), 天下其同書,其遂兼諸侯乎!」遂獵 ,圍毛氏之族,拔其豪,載而歸,獻俘於章台宮,聚其族而加束縛 焉。秦皇帝使賜之 湯沐,而封諸管城,號曰管城子,日見親寵任事。

為人,強記而便敏,自結繩(上古無文字,以繩作結為記事的方法。)之 代以及事,無不纂錄。陰陽、卜筮、占相、醫 方、族氏、山經、地志、字書、圖畫、九流、百家、天人之書,及至浮圖、老子、外 國之說,皆所詳悉。又通於當代之務,官府簿書、巿井貸錢注記,惟上所使。自秦皇帝及 太子扶蘇胡亥、丞相、中車府令,下及國人,無不愛重。又善隨人意,正 直、邪曲、巧拙,一隨其人。雖見廢棄,終默不泄。惟不喜武士,然見請,亦時往。 累拜中書令,與上益狎(親昵),上嘗呼為中書君。上親決事, 以衡石(比喻權柄、相位。)自程,雖官人不得立左右, 獨與執燭者常侍,上休方罷。與絳人陳玄、弘農陶泓, 及會稽褚先生友善, 相推致,其出處必偕。上召,三人者不待詔,輒俱往(三人暗指墨、硯、紙, 毛筆沒有這三者,是無法寫字),上未嘗怪焉。

後因進見,上將有任使,拂拭之,因免冠謝(毛穎脫帽致謝)。 上見其髮禿,又所摹畫不能稱上意。上嘻笑曰:「中書君老而禿,不任吾用。吾嘗謂中書君,君今不中書邪?」對 曰:「臣所謂盡心者。」因不復召,歸封邑,終於管城。其子孫甚多, 散處中國夷狄,皆冒管城,惟居中山者,能繼父祖業。

太史公曰:毛氏有兩族。其一姓,文王之子,封於, 所謂者也。 戰國時有毛公毛遂。獨中山之族,不知其本所出,子孫最為蕃昌。《春秋》之成, 見絕於孔子,而非其罪(杜預曰:「《春秋》絕筆於獲麟。」;孔子嘆道: :「吾道窮矣。」遂絕筆不作)蒙將軍中山之豪,始皇封諸管城,世遂有名, 而姬姓無聞。始以俘見,卒見任使,之滅諸侯,與有功,賞不酬勞, 以老見疏,真少恩(刻薄寡恩)哉!

茅坤評:「設虛景描寫,工極古今。」

儲欣評:「以史為戲,巧奪天工。」

林紓評:「為千古奇文。」

胡應麟評:「今遍讀唐三百年文集,可追西漢者僅《毛穎》一篇。」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