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廖道士序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五岳於中州(中原地區)衡山最遠。 南方之山巍然高而大者以百數,獨為宗(衡山最為尊崇)。 最遠而獨為宗,其神必靈。之南八九百里,地益高,山益峻,水清而益駛(駛;迅疾 貌)。 其最高而橫絕南北者(南嶺;又稱五嶺)(ㄔㄣ;在今湖南郴州市)之為州, 在之上,測其高下,得三之二焉(約在五嶺高度三分之二處)。 中州清淑之氣於是焉窮。氣之所窮,盛而不過(中州清淑之氣至郴州而止, 必然在此盤旋而鬱積)必蜿蟺(ㄨㄢˇ ㄕㄢˋ;盤屈的樣子。)扶輿(盤旋而上) 磅礡而鬱積。衡山之神既靈,而之為州又當中州清淑之氣蜿蟺扶輿磅礡而鬱積,其水土之所生, 神氣之所感,白金、水銀、丹砂、石英、鍾乳、橘柚之包(包裹), 竹箭之美,千尋(八尺為一尋)之名材,不能獨當也。 意(我猜測)必有魁奇、忠信、 材德之民生其間(由「地靈」而引出「人傑」;廖道士讀至此時,必然滿心歡喜。), 而吾又未見也(高帽子欲送又收回)。其無乃迷惑溺沒於、佛之學而不出邪? (暗示這個「人傑」可能是廖道士)

郴民,而學於衡山,氣專而容寂,多藝而善遊,豈吾所謂魁奇而迷 溺者邪?(又一副欲送出「人傑」高帽給廖道士的樣子) 師善知人,若不在其身,必在其所與遊(若不是他本人, 則一定在他所交遊的人)(幌了一圈,高帽子又收回), 訪之而不吾告(卻沒告訴我誰是魁奇之人),何也?於其別,申以問之。

(註:韓愈一生反對佛老,因此寫給僧人道士的贈序多出奇而變化。這篇 寫給廖道士的贈序由洋洋灑灑的「地靈」寫起,引出「人傑」,然而繞了老半天,始終不肯將「人傑」這頂高帽子給廖道士 戴上。忽而欲戴,忽而收回,反覆變化,逗得廖道士團團轉。林紓評:「此在事實上則謂之騙人,而在文字中當謂之幻境。」)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