圬者王承福傳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ㄨ;塗飾的工作;水泥匠)之為技(工作), 賤且勞者也。有業之(有一從事水泥匠的人),其色(神色)若自得者。 聽其言,約而盡(簡單而明白)。 問之,其姓,承福其名,世為京兆長安農夫。天寶之亂,發(徵召)人為兵。 持弓矢十三年,有官勛,棄之來歸,喪其土田, 手鏝(ㄇㄢˋ;塗抹牆壁所用的工具)衣食,餘三十年。 舍(居住)於市之主人,而歸其屋食之當(費用;租街上人家的屋子, 付房租及伙食費用)焉。視時屋食之貴賤(視當時食宿費用的高低), 而上下(上下調整工資)其圬之傭(工資)以償之(來負 擔生活費用)。有餘(結餘), 則以與道路之廢疾餓者焉。

又曰:「粟,稼而生者也。若布與帛,必蠶績(養蠶紡績)而後成者也。 其他所以養生之具,皆待人力而後完也,吾皆賴之。然人不可遍為(什麼事都做), 宜乎各致(用)其能 以相生(互相生活)也。故君者,理(治)我 所以生者也;而百官者,承君之化者也。任有大小,惟其所能,若器皿焉。食焉而怠其事,必有 天殃,故吾不敢一日舍鏝以嬉。夫鏝易能(容易做),可力(可努力做)焉,又誠有功。 取其直(值;工資),雖勞無愧,吾心安焉。夫力(勞力)易強而有功也,心難強而有智也。 用力者使於人,用心者使人,亦其宜也。吾特擇其易為而無愧者取焉。

嘻!吾操鏝以入富貴之家有年(多年)矣。 有一至者焉,又往過之(第二次經過時), 則為墟(廢墟)矣;有再至、三至者焉,而往過之, 則為墟矣。問之其鄰,或曰: 『噫!刑戮也。』或曰:『身既死,而其子孫不能有也。』或曰:『死而歸之官也(被充公)。』吾以是觀之, 非所謂食焉怠其事,而得天殃 者邪?非強心以智而不足,不擇其纔之稱(適)否而冒之者邪? 非多行可愧,知其不可而強為之者邪?將富貴難守,薄功而厚饗(享)之者邪? 抑豐悴(ㄈㄥ ㄘㄨㄟˋ;盛衰)有時,一去一來而不可常者邪? 吾之心憫焉,是故擇其力之可能者行焉。樂富貴而悲貧賤,我豈異於人哉?」

又曰:「功大者,其所以自奉(供養)也博。 妻與子,皆養於我者也;吾能薄而功小,不有之可也。又吾所謂勞力者,若立吾家而力不足, 則心又勞也。一身而二任焉,雖聖者不可能也。」

始聞而惑之,又從而思之,蓋所謂「獨善其身」者也。然吾有譏(批評)焉, 謂其自為也過多,其為人也過少。其學楊朱之道者邪?之道,不肯拔我一毛而利天下。而夫人以有家 為勞心,不肯一動其心以蓄(養)其妻子,其肯勞其心以為人乎哉? 雖然,其賢於世之患不得之而患失之(怕得不到,又怕失去)者, 以濟(滿足)其生之欲,貪邪而亡道以喪其身者,其亦遠矣(要比這些人好多了)! 又其言有可以警余者,故余為之傳而自鑒(警惕)焉。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