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于襄陽書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七月三日,將仕郎(文官官名,散官, 無固定職務)(較低階而署理高階的官職)國子 四門(國子監下設七學,「四門」為其中之一)博士韓愈, 謹奉書尚書閣下:士知能享大名,顯當世者,莫不有先達(前輩)之士, 負天下之望者,為之前(前導)焉。 士之能垂休光(美好的光輝),照後世者,亦莫不有 後進之士,負天下之望者,為之後(後繼)焉。莫為之前,雖美而不彰; 莫為之後,雖盛而不傳。是二人者,未始不相須(等待)也, 然而千百載乃一相遇焉。豈上之人無可援,下之人無可推歟?何其相須之殷,而相遇之疏也? 其故在下之人負其能,不肯諂其上;上之人負其位,不肯顧其下。 故高材多戚戚之窮,盛位無赫赫之光。是二人者之所為,皆過也。 未嘗干之,不可謂上無其人;未嘗求之,不可謂下無其人。之誦此言久矣,未嘗敢以聞於人。

側聞閣下抱不世之才,特立而獨行,道方(道德方正)而 事實(行事踏實);卷舒(卷,收藏;舒,舒展;比喻官場進退)隨乎時, 文武為其所用,豈所謂其人哉!抑(但是)未聞後進之士, 有遇知於左右,獲禮於門下者。豈求之而未得邪 ?將(或許)志存乎立功,而事專乎報主, 雖遇其人,未暇禮邪?何其宜聞而久不聞也?雖不材,其自處不敢後於恆人(平常人), 閣下將求之而未得歟?古人有言:「請自(ㄨㄟˇ)始!」 (燕昭王欲招致天下賢才,問計於郭隗,郭隗回答:「王必欲致士,請自始!」)

今者為朝夕芻米僕賃(生活費用)之資是急, 不過費閣下一朝(日)之享(一天的費用)而足也。 如曰:「吾志存乎立功,而事專乎報主,雖遇其人,未暇禮焉。」 則非之所敢知也。世之齪齪者(心胸狹窄的人), 既不足以語之;磊落奇偉之人,又不能聽焉,則信乎命之窮也! 僅獻舊所為文一十八首,如賜覽觀,亦足之其志之所存。恐懼再拜。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