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孫會宗書

楊惲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ㄩㄣˋ;楊惲)既失爵位,家居治產業,起室宅,以財自娛。 歲餘,其友人安定太守西河孫會宗, 知略士(有見識的士人)也,與書諫戒之,為言大臣廢退, 當闔門(閉門)惶懼,為可憐之意,不當治產業, 通賓客,有稱譽。,宰相子,少顯朝廷,一朝以晻昧(ㄢˇ ㄇㄟˋ; 形容幽暗不明),語言見廢,內懷不服,報會宗書曰:

材朽行穢,文質(文采及品性)無所底, 幸賴先人餘業得備宿衛(禁宮),遭遇時變以獲爵位(楊惲告發霍氏 謀亂有功而封侯),終非其任,卒與禍會(並不適任而終於被廢為平民)。 足下哀其愚,蒙賜書,教督以所不及,殷勤甚厚。然竊恨足下不深惟(思)其終始, 而猥(輕易)隨俗之 毀譽也(輕易地隨世人般的指責我)。 言鄙陋之愚心(向你說明我的心情), 若逆指而文過(彷彿違背你的旨意而以文章掩飾自己的過錯), 默而息乎(若默默不言),恐違孔氏「各言爾志」(各自表明志向)之義, 故敢略陳其愚,唯君子察焉!

家方隆盛時,乘朱輪(公侯貴人所乘之車)者十人,位在列卿,爵為通侯, 總領從官,與聞政事,曾不能以此時有所建明(建議表白), 以宣德化,又不能與群僚同心并力,陪輔朝廷之遺忘(施政缺失), 已負竊位素餐(竊占官位,空食俸祿)之責久矣。懷祿貪勢,不能自退, 遭遇變故,橫被口語,身幽北闕(古代宮殿北面的門樓, 為大臣等候朝見皇帝或上奏章的地方。),妻子滿獄。當此之時,自以夷滅不足以塞責,豈意得全首領(保住生命), 復奉先人之丘墓乎?

伏惟聖主之恩,不可勝量。君子游道,樂以忘憂;小人全軀,說(悅)以忘罪。 竊自思念,過已大矣,行已虧矣,長為農夫以沒世矣。是故身率妻子,戮力耕桑,灌園治產,以給公上(公家), 不意當復用此為譏議也(不料竟被時人譏為治產業,起室宅,驕奢不悔)。 夫人情所不能止者,聖人弗禁,故君父至尊親,送其終也,有時而既(就算是為君父守喪, 也有三年之期。楊惲比喻自己就算待罪也該有時而盡。) 臣之得罪,已三年矣。田家作苦,歲時伏臘,亨羊炰羔(炰,ㄆㄠˊ;烤小羊), 斗酒自勞。家本(秦地人)也,能為(秦人擊缶為樂)。 婦(妻子)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數人,酒後耳熱, 仰天拊缶(ㄈㄨˇ ㄈㄡˇ;缶,瓦製的盆器,可作為樂器。 擊缶指敲擊瓦盆,以打節拍。)而呼烏烏。其詩曰: 「田(耕作)南山,蕪穢不治(田園荒蕪沒有治理), 種一頃豆(一百畝豆田),落而為萁(只有長出豆萁)。 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人生要及時行樂,富貴要等到什麼時候!)」是日也, 拂衣而喜,奮褎(ㄒ|ㄡˋ;衣袖)低 卬(ㄤˊ;仰),頓足起舞,誠淫荒無度,不知其不可也。

幸有餘祿,方糴(ㄉ|ˊ;買入穀物。)賤販貴,逐什一之利, 此賈豎之事,汙辱之處,親行之。下流之人,眾毀所歸, 不寒而栗(慄)。 雖雅知者,猶隨風而靡(雖是了解我的朋友,亦隨眾而相譏毀), 尚何稱譽之有!董生(董仲舒)不云乎?「明明求仁義, 常恐不能化民(教化百姓)者, 卿大夫意也;明明求財利,常恐困乏者,庶人之事也。」故「道不同,不相為謀。」 今子尚安得以卿大夫之制(標準)而責僕哉!

西河(陝西,在黃河以西)(屬於戰國時 魏國的土地)文侯所興(魏文侯以西河之地興起), 有段干木田子方之遺風,漂然皆有節概(保有高遠節操的風俗), 知去就之分(高遠的節操)(明白去留的分寸)。頃者(目前), 足下離舊土(你離開了故土),臨安定安定山谷之間,昆戎舊壤(是西戎的舊土地), 子弟貪鄙,豈習俗之移人哉(是安定的鄙俗改變你了嗎?)? 於今乃睹子之志矣(現在終於看清你的志節了)(楊惲用語怨恨之意太深, 終於給自己遭來禍害),方當盛之隆,願勉旃(ㄓㄢ;之焉二字的合讀;即「願勉之」),毋多談。

(楊惲是司馬遷的外孫,父親楊敞是漢昭帝時宰相,又擁有宣帝有功。楊惲為宰相子, 曾告發霍氏謀反有功,被封為平通侯,少年志得,盛氣凌人,而多與人結怨。後因與太僕不合,被人誣陷而被廢為平民。廢侯後, 家居治產業,起田宅,以財自娛,仍不收斂個性。友人孫會宗寫信勸告他改過,楊惲回此信,辭語怨懟,終於引來殺身之禍。宣帝 得知甚為厭惡,以其「驕奢不悔」而判腰斬,妻子流放邊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