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上梁王書

鄒陽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鄒陽梁孝王(漢文帝次子)游。為人有智略, 慷慨(意氣昂揚)不苟合,介於羊勝公孫詭(兩人皆為梁孝王賓客)之間 。等疾,惡之孝王(向梁孝王說他壞話)孝王怒, 下吏,將殺之。乃從獄中上書,曰:

「臣聞忠無不報,信不見疑,臣常以為然,徒虛語耳。昔荊軻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荊軻仰慕太子丹而赴秦刺殺秦王 ,出發時,燕太子觀看天象,見白虹貫日,就懼怕事情不會成功。)衛先生長平之事(秦將白起伐趙,長平之役,殺趙軍四十萬,欲趁 勢滅趙,派遣衛先生向秦昭王請益兵糧),太白食昴(太白,金星;食, 蝕;昴,ㄇㄠˇ,白虎宿)昭王疑之(秦昭王因當時出現金星蝕昴星的異象,認為不祥而不允許,錯失了滅趙的良機。)。 夫精誠變天地而信不諭(明白)兩主(不能使兩位君主信任),豈不哀哉!

今臣盡忠竭誠,畢議願知(盡獻計議,願王知之),左右不明,卒從吏訊,為世所疑。 是使荊軻衛先生復起,而(燕太子丹、秦昭王)不寤也。願大王孰察之。 昔玉人獻寶,楚王誅之(楚人卞和獻璞玉,楚王以為詐而刖其足)李斯竭忠,胡亥極刑。 是以箕子陽狂(箕子因紂王荒淫而假裝發狂)接輿避世(接輿因楚昭王無道而隱居不仕), 恐遭此患也。願大王察玉人、李斯之意,而後楚王胡亥之聽,毋使臣為箕子接輿所笑。臣聞比干剖心(比干忠心屢諫,卻被紂王剖心而死)子胥鴟夷(ㄔ |ˊ;革囊;伍子胥忠心屢諫,卻被吳王 夫差賜死,以盛以皮囊浮於江中)臣始不信,乃今知之。願大王孰察,少(稍)加憐焉! 語曰「有白頭如新,傾蓋(兩車道上相遇,停車對話,車蓋相碰而傾斜)如故」(有人雖然認識到白頭,卻像新交往一樣的陌生;有人路上偶然相遇,卻是一見如故)。 何則?知與不知也(相知與否而已)。 故樊於期,藉(獻)荊軻首以奉(樊於期獻上自己的頭顱,以讓荊軻取信於秦王)王奢(王奢為齊臣,逃亡至魏), 臨城自剄以卻而存(齊因王奢逃至魏而伐魏,王奢於是在齊將前自剄,以求齊退師)。 夫王奢樊於期非新(新交)而 故於也,所以 去二國死兩君者,行合於志,慕義無窮也。是以蘇秦不信於天下,為燕尾生(蘇秦於各國反覆無信,但對於燕國則守信如尾生。尾生,古代守信之士,與女子約於橋下,水至不去,抱橋柱而死)白圭戰亡六城, 為中山(白圭為中山將,亡六城,中山王欲殺之,白圭逃至魏,魏文侯善遇之,成為魏將還拔取中山)。 何則?誠有以相知也。蘇秦,人惡之燕王燕王按劍而怒, 食以駃騠(名駒之名)白圭顯 於中山,人惡之於魏文侯文侯賜以夜光之璧。何則?兩主二臣,剖心析肝相信,豈移於浮辭哉(豈會被虛浮不實的言辭所影響)! 故女無美惡,入宮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昔司馬喜(宋人)臏腳於(在宋國被斬斷腳), 卒相中山(在中山國成為丞相)范睢拉脅折齒於(范睢在魏國被打斷肋骨牙齒), 卒為應侯(在秦國被封為應侯)。此二人者, 皆信必然之畫(計謀),捐朋黨之私,挾孤獨之交,故不能自免於嫉妒之人也(不能免於被奸人陷害)。 是以申徒狄蹈雍(甕)之 河(申徒狄,殷人,諫王不聽,抱著甕自沈於河)徐衍負石入海(徐衍,周人,不滿亂世,負石投海而死)。 不容於世,義不苟取比周(阿附營私)於朝以移主上之心。 故百里奚乞食於道路(百里奚,虞人,虞亡,行乞奔秦)繆公委之以 政;甯戚飯牛車下(甯戚,衛人,於齊之郭門下為人餵牛)桓公任之以國。 此二人者,豈素宦於朝,借譽於左右,然後二主用之哉?感於心,合於行,堅如膠桼(漆), 昆弟不能離,豈惑於眾口哉?

故偏聽生姦,獨任成亂。昔季孫之說逐孔子子冉之計囚墨翟。 夫以之辯, 不能自免於讒諛,而二國以危。何則?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也。用戎人由余而 伯(霸)中國,子臧而彊(強)(齊威王、齊宣王稱強於諸侯)。 此二國豈係於俗,牽於世,繫(拘於)奇偏之浮辭哉?公聽並觀,垂明當世。 故意合則胡越為兄弟,由余子臧是矣;不合則骨肉為讎敵,(丹朱,堯之子)(舜弟)(周公之弟)是矣。 今人主誠能用之明,後之聽, 則五伯不足侔(等同),而三王易為也。是以聖王覺寤, 捐(拋棄)子之(燕相, 後來篡燕)之心,而不說(不悅)田常(齊臣,後來篡齊)之賢, 封比干之後,修孕婦之墓(紂剖孕婦之腹,觀其胎產, 武王克殷後,修孕婦之墓),故功業覆於天下。何則? 欲善亡厭也(欲善的心不會滿足)。夫晉文親其讎(晉文公親近他的仇敵),彊伯諸侯;齊桓用其仇(齊桓公任用他的仇人管仲), 而一匡天下。何則?慈仁殷勤,誠加於心,不可以虛辭借(替代)也。

至夫商鞅之法,東弱,立彊天下,卒車裂之。用大夫之謀, 禽勁而伯中國, 遂誅其身。是以孫叔敖三去相而不悔,於陵子仲辭三公為人灌園(齊人,陳仲子,楚王欲聘為相,逃去而為人灌園)。 今人主誠能去驕傲之心, 懷可報之意,披心腹,見情素,墮(披)肝膽,施德厚,終與之窮達,無愛於士, 則之犬可使吠之客可使刺(比喻使士能忠心耿耿), 何況因萬乘之權,假聖王之資乎!然則荊軻(滅)七族,要離(焚)妻子 (吳公子光遣要離刺殺慶忌,要離先詐以犯罪逃亡,使吳焚殺其妻子,以取信於慶忌),豈足為大王道哉! (荊軻、要離肯為主子如此賣命的道理,哪值得對大王說呢!)

臣聞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闇投人於道,眾莫不按劍相眄(斜視)者。何則?無因而至前也(寶物無緣無故來到面前)。 蟠木根柢,輪囷(ㄌㄨㄣˊ ㄐㄩㄣ;屈曲盤繞的樣子)離奇, 而為萬乘器者(能做為天子的器物),以左右先為之容(修飾雕刻)也。 故無因而至前,雖出隨珠和璧, 祗怨結而不見德;有人先游(先為介紹引薦),則枯木朽株,樹功而不忘。 今夫天下布衣窮居之士,身在貧羸, 雖蒙之術,挾之辯,懷龍逢比干之意,而素無根柢之容, 雖竭精神,欲開忠於當世之君,則人主必襲按劍相眄之跡矣。是使布衣之士不得為枯木朽株之資(資格)也。

是以聖王制世御俗,獨化於陶鈞(製造陶器所用的旋盤。後世多以陶工轉動旋盤製器,比喻聖王治理天下。)之上 ,而不牽乎卑辭之語,不奪乎眾多之口。故秦皇帝任中庶 子蒙嘉之言,以信荊軻,而匕首竊發;周文王獵涇,載呂尚歸, 以王天下。信左右而亡,周用烏集(如乍合之鳥,比喻文王得呂尚,並非是舊故,而是如鳥之乍集)而王。 何則?以其能越攣拘(超越牽制)之語,馳域外之議, 獨觀乎昭曠之道也。今人主沈諂諛之辭, 牽帷廧(|ㄤˊ;牆)之制(為臣 妾所牽制),使不羈之士與牛驥同皁(ㄗㄠˋ;食槽), 此鮑焦(周朝介士,採蔬於道)所以憤於世也。

臣聞盛飾入朝者不以私汙義,底厲(勵)名號者不以利傷行。 故里名勝母曾子不入(里名勝母,代表不孝,故曾子不入);邑號朝歌墨子回車(早晨不是歌唱時機,以不合禮,所以墨子回轉車子不入)。 今欲使天下寥廓(器度宏遠)之士籠(籠困)於威重之權,脅(脅迫)於位勢之貴,回面(改變態度)汙行,以事諂諛之人,而求親近於左右, 則士有伏死堀(窟)穴巖藪(ㄙㄡˇ;湖澤、沼澤)之中耳,安有盡忠信而趨闕下(朝廷)者哉!」

(鄒陽因被羊勝、公孫詭等陷害,被判下獄,他在獄中上書,以這篇文章打動梁孝王, 書上,梁孝王立刻下令釋放他,並尊為上客)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