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列傳

史記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孔子曰:「六藝於治一也。(正義言六蓺之文雖異,禮節樂和, 導民立政,天下平定,其歸一揆。至 於談言微中,亦以解其紛亂,故治一也。)《禮》以節人,《樂》以發和,《書》以道事,《詩》以達意,《易》 以神化,《春秋》以義。」太史公曰:天道恢恢,豈不大哉!談言微中,亦可以解紛。

淳于髡者,之贅婿也。長不滿七尺,滑稽多辯,數使諸侯,未嘗屈 辱。齊威王之時喜隱(隱語;謎語),好為淫樂長夜之飲, 沈湎不治,委政卿大夫。百官荒亂,諸侯並侵,國且危亡,在於旦暮,左右莫敢諫。淳于髡說之以隱曰:「國 中有大鳥,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鳴,不知此鳥何也?」王曰:「此鳥不飛則 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於是乃朝諸縣令長七十二人,賞一人, 誅一人,奮兵而出。諸侯振驚,皆還侵地。威行三十六年。 語在《田完世家》中。

威王八年,大發兵加齊王使淳于髡請救兵, 齎金百斤,車馬十駟。淳于髡仰天大笑, 冠纓索絕(冠纓盡絕)。 王曰:「先生少之乎?」曰:「何敢!」王 曰:「笑豈有說乎?」曰:「今者臣從東方來,見道傍有禳田者,(索隱案: 謂為田求福禳。)操一豚蹄,酒一盂,祝曰:『甌窶滿篝,(集解徐廣曰: 「篝,籠也。」索隱案:甌窶猶杯樓也。言豐年收掇易,可滿篝籠耳。)汙邪滿車,(索隱 按:司馬彪云「汙邪,下地田」。即下田之中有薪,可滿車。)五穀蕃熟,穰穰滿家。』 臣見其所持者狹而所欲者奢,故笑之。」於是齊威王乃益齎黃金千溢,白璧十 雙,車馬百駟。辭而行,至趙王與之精兵十萬,革車千乘。聞之,夜 引兵而去。

威王大說,置酒後宮,召賜之酒。問曰:「先生能飲幾何而醉?」對曰:「臣 飲一斗亦醉,一石亦醉。」威王曰:「先生飲一斗而醉,惡能飲一石哉!其說可 得聞乎?」曰:「賜酒大王之前,執法在傍,御史在後,恐懼俯伏而飲,不 過一斗徑醉矣。若親有嚴客,帣韝鞠?(古字,月+丞+也),待酒於前,時賜餘瀝,奉觴上 壽,數起,飲不過二斗徑醉矣。若朋友交遊,久不相見,卒然相睹,歡然道故, 私情相語,飲可五六斗徑醉矣。若乃州閭之會,男女雜坐,行酒稽留,六博投 壺,相引為曹,握手無罰,目眙不禁,前有墮珥,後有遺簪,竊樂此, 飲可八斗而醉二參。日暮酒闌,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錯(ㄌㄩˇ ㄒ|ˋ;履,單底鞋。舄,複底鞋。履舄泛指鞋。),杯盤狼 藉,堂上燭滅,主人留而送客,羅襦襟解,微聞薌澤,當此之時,心 最歡,能飲一石。故曰酒極則亂,樂極則悲;萬事盡然,言不可極,極之而衰。」 以諷諫焉。齊王曰:「善。」乃罷長夜之飲,以為諸侯主客。宗室置酒,嘗在側。

其後百餘年,優孟

優孟,故之樂人也。長八尺,多辯,常以談笑諷諫。楚莊王之時,有所 愛馬,衣以文繡,置之華屋之下,席以露床,啗以棗脯。馬病肥死,使群臣喪 之,欲以棺槨大夫禮葬之。左右爭之,以為不可。王下令曰:「有敢以馬諫者, 罪至死。」優孟聞之,入殿門。仰天大哭。王驚而問其故。優孟曰:「馬者王之 所愛也,以楚國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禮葬之,薄,請以人君禮葬之。」 王曰:「何如?」對曰:「臣請以彫玉為棺,文梓為槨,楩楓豫章為題湊, 發甲卒為穿壙,老弱負土,陪位於前,翼衛其後,廟食太牢,奉 以萬戶之邑。諸侯聞之,皆知大王賤人而貴馬也。」王曰:「寡人之過一至此乎! 為之柰何?」優孟曰:「請為大王六畜葬之。以壟灶為槨,銅歷為棺,齎以薑棗, 薦以木蘭,祭以糧稻,衣以火光,葬之於人腹腸。」於是 王乃使以馬屬太官,無令天下久聞也。

孫叔敖知其賢人也,善待之。病且死,屬其子曰:「我死,汝必貧困。若往 見優孟,言我孫叔敖之子也。」居數年,其子窮困負薪,逢優孟,與言曰:「我,孫叔敖子也。 父且死時,屬我貧困往見優孟。」優孟曰:「若無遠有所之。」 即為孫叔敖衣冠,抵掌談語。歲餘,像孫叔敖楚王及左右不能別也。莊王置酒,優孟前為壽 。莊王大驚, 以為孫叔敖復生也,欲以為相。優孟曰:「請歸與婦計之,三日而為相。」莊王許之。三日後,優孟復來。王曰: 「婦言謂何?」曰:「婦言慎無為,相不足為也。如孫叔敖之為相,盡忠為廉以治楚王得以霸。 今死,其子無立錐之地,貧困負薪以自飲食。必如孫叔敖,不如自 殺。」因歌曰:「山居耕田苦,難以得食。起而為吏,身貪鄙者餘財,不顧恥辱。 身死家室富,又恐受賕枉法,為姦觸大罪,身死而家滅。貪吏安可為也!念為 廉吏,奉法守職,竟死不敢為非。廉吏安可為也!孫叔敖持廉至死,方今 妻子窮困負薪而食,不足為也!」於是莊王優孟,乃召孫叔敖子,封之寢丘四百戶,以奉其祀。後十世不絕。此 知可以言時矣。

其後二百餘年,優旃(ㄓㄢ)

優旃者,倡侏儒也。善為笑言,然合於大道,秦始皇時,置酒而天雨,陛(臺階、階梯)(ㄕㄨㄣˇ)(台階下持兵器者)皆沾寒。優旃見而哀之,謂之曰:「汝欲休乎?」陛楯者皆曰:「幸甚。」優旃曰: 「我即呼汝,汝疾應曰諾。」居有頃,殿上上壽呼萬歲。優旃臨檻大 呼曰:「陛楯郎!」郎曰:「諾。」優旃曰:「汝雖長,何益,幸雨立。我雖短也, 幸休居。」於是始皇使陛楯者得半相代。

始皇嘗議欲大苑囿,東至函谷關,西至陳倉優旃曰:「善。多縱禽獸 於其中,寇從東方來,令麋鹿觸之足矣。」始皇以故輟止。

二世立,又欲漆其城。優旃曰:「善。主上雖無言,臣固將請之。漆城雖於百姓 愁費,然佳哉!漆城蕩蕩,寇來不能上。即欲就之,易為漆耳,顧難為蔭室。」 於是二世笑之,以其故止。居無何,二世殺死,優旃,數年而卒。

太史公曰:淳于髡仰天大笑,齊威王橫行。優孟搖頭而歌,負薪者以封。優旃臨檻疾呼, 陛楯得以半更。豈不亦偉哉!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