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列傳(節選)

史記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淮南王削地之後,其為反謀益甚。諸使道從長安來,為妄妖言,言上無男,漢不治,即喜;即言廷治,有男,王 怒,以為妄言,非也。(姚苧田:描畫愚騃人入骨,真妙筆。)

王日夜與伍被左吳等案輿地圖,部署兵所從入。王曰:「上無太子, 宮車即晏駕,廷臣必徵膠東王,不即常山王(集解徐廣曰:「皆景帝子也。」) 諸侯並爭,吾可以無備乎!且吾高祖孫,親行仁義,陛下遇我厚,吾能忍之;萬世之後,吾寧能北面臣事 豎子乎!」

王坐東宮,召伍被與謀,曰:「將軍上。」悵然曰:「上寬赦大王,王復安得 此亡國之語乎!臣聞子胥吳王吳王不用,乃曰『臣今見麋鹿游姑蘇之臺也』。 今臣亦見宮中生荊棘,露霑衣也。」王怒,繫伍被父母,囚之三月。復召曰:「將 軍許寡人乎?」曰:「不,直來為大王畫耳。臣聞聰者聽於無聲,明者見於未 形,故聖人萬舉萬全。昔文王一動而功顯 于千世,列為三代,此所謂因天心以動作者也,故海內不期而隨。此千歲之可 見者。夫百年之,近世之,亦足以喻國家之存亡矣。臣不敢避子胥之誅, 願大王毋為吳王之聽。昔絕聖人之道,殺術士,燔《詩書》,棄禮義,尚詐力, 任刑罰,轉負海之粟致之西河。當是之時,男子疾耕不足於糟糠,女子紡績不 足於蓋形。遣蒙恬築長城,東西數千里,暴兵露師常數十萬,死者不可勝數, 僵尸千里,流血頃畝,百姓力竭,欲為亂者十家而五。又使徐福入海求神異物, 還為偽辭曰:『臣見海中大神言曰(姚苧田:凡欲動人之聽者,必雜以恢宏曼衍之辭,此最得縱橫遺習。): 「汝西皇之使邪?」臣答曰:「然。」「汝 何求?」曰:「願請延年益壽藥。」神曰:「汝秦王之禮薄,得觀而不得取。」(姚苧田:蓬萊仙子竟似貨藥馬醫,可笑極矣。) 即從臣東南至蓬萊山,見芝成宮闕,有使者銅色而龍形,光上照天。於是臣再 拜問曰:「宜何資以獻?」海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童男女)與百工之事,即得 之矣。」』秦皇帝大說,遣振男女三千人,資之五穀種種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 廣澤,止王不來(今之日本國)。於是百姓悲痛相思,欲為亂者十家而六。又使尉佗踰五 嶺攻百越。尉佗知中國勞極,止王不來,使人上書,求女無夫家者三萬人,以 為士卒衣補。秦皇帝可其萬五千人。於是百姓離心瓦解,欲為亂者十家而七。 客謂高皇帝曰:『時可矣。』高皇帝曰:『待之,聖人當起東南閒。』不一年, 陳勝吳廣發矣。高皇始於豐沛,一倡天下不期而響應者不可勝數也。此所謂蹈 瑕候閒,因之亡而動者也。百姓願之,若旱之望雨,故起於行陳之中而立為 天子,功高三王,德傳無窮。今大 王見高皇帝得天下之易也,獨不觀近世之乎?夫吳王賜號為劉氏祭酒, 復不朝,王四郡之眾,地方數千里,內鑄消銅以為錢,東煮海水以為鹽,上取 江陵木以為船,一船之載當中國數十兩車,國富民眾。行珠玉金帛賂諸侯宗室 大臣,獨竇氏不與(竇嬰為將擊吳、楚)。計定謀成,舉兵而西。破於大梁,敗於狐父,奔走而 東,至於丹徒人禽之,身死絕祀,為天下笑。夫以之眾不能成功者何? 誠逆天道而不知時也。方今大王之兵眾不能十分之一,天下安寧有萬倍於之時, 願大王從臣之計。大王不從臣之計,今見大王事必不成而語先泄也。 臣聞微子過故國而悲,於是作《麥秀》之歌,是痛之不用王子比干也。故孟子曰 『貴為天子,死曾不若匹夫』。是先自絕於天下久矣,非死之日而天下去之。 今臣亦竊悲大王棄千乘之君,必且賜絕命之書,為群臣先死於東宮也。」 於是王氣怨結而不揚,涕滿匡而橫流,即起,歷階而去。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