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相如列傳(節選)

史記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司馬相如者,成都人也,字長卿。少時好讀書,學擊劍,故其親名之 曰犬子相如既學,慕藺相如之為人,更名相如。以貲為郎,事孝景帝,為 武騎常侍,非其好也。會景帝不好辭賦,是時梁孝王來朝,從游說 之士鄒陽淮陰枚乘吳莊忌夫子之徒,相如見而說之,因病免,客 游梁孝王令與諸生同舍,相如得與諸生游士居數歲,乃著《子虛》之賦。

梁孝王卒,相如歸,而家貧,無以自業。素與臨邛王吉相善,曰: 「長卿久宦遊不遂,而來過我。」於是相如往,舍都亭。臨邛令繆為恭敬(假裝恭敬),日往 朝相如相如初尚見之,後稱病,使從者謝愈益謹肅。(兩人演戲,做給外人看, 以營造司馬相如之名望。姚苧田:從此以下悉是相如之謀)臨邛中多富人, 而卓王孫家僮八百人,程鄭亦數百人,二人乃相謂曰:「令有貴客,為具召之。」(姚苧田:富人眼熱,不覺墮計) 并召令。令既至,卓氏客以百數。至日中,謁司馬長卿長卿謝病不能往(姚苧田:作態本極可厭,以有琴心一韻事,則涎臉皆佳)臨邛令不敢嘗食, 自往迎相如相如不得已,彊往,一坐盡傾。(姚苧田:富人筵中,豈有韻客? 傾者,為令而傾,非為相如而傾也。)酒酣,臨邛令前 奏琴曰:「竊聞長卿好之,願以自娛。」相如辭謝,為鼓一再行。是時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 好音,故相如繆與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姚苧田:倒轉前「繆為恭敬」句,可知 此番作用,本出相如主謀)相如臨邛, 從車騎,雍容閒雅甚都;及飲卓氏,弄琴,文君竊從戶窺之,心悅而好之, 恐不得當也(姚苧田:寫文君心曲,妙)。既罷,相如乃使人重賜文君侍者通殷勤(姚苧田:至此即不復用繆態矣)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與馳歸成都(姚苧田:真乃雄警女子,非可妄訾) 家居徒四壁立。卓王孫大怒曰:「女至不材,我不忍殺,不分一錢也。」人或謂王孫王孫終不聽。文君久之不樂 ,曰:(姚苧田:苦境實難捱,非自咎其相從之孟浪也。玩「久之」二字,甚妙。)長卿(但、儘管)俱如臨邛, 從昆弟假貸猶足為生,何至自苦如此!」相如與俱之臨邛,盡賣其車 騎,買一酒舍酤酒(賣酒),而令文君當鑪(集解韋昭曰:「鑪,酒肆也。以土為墮,邊高似鑪。」)相如身自著 犢鼻褌(ㄉㄨˊ ㄅ|ˊ ㄎㄨㄣ;一種齊膝的短褲。稱此者,言其無恥也。), 與保庸(奴婢賤稱)雜作, 滌器於市中。(姚苧田:藏過一段計謀,只以實筆寫出,而千古以下,無不知其為詭詐故奇。)卓王孫聞而恥之,為杜門不出。昆弟諸公更謂王孫曰:「有一男兩女,所不足者非財也。 今文君已失身於司馬長卿長卿故倦游,雖貧,其人材足依也(姚苧田:此非富人所知,故只輕帶,急歸重「令客」,妙。),且又令客(司馬相如又是臨邛令王吉的賓客),獨柰何相辱如此!」卓王孫不得已, 分予文君僮百人,錢百萬,及其嫁時衣被財物。文君乃與相如成都,買田宅,為富人。

(姚苧田:司馬相如迎合孝武之意, 開邊病民,以遂自己晝錦題橋之樂,其人殊不足取,但為詞人之魁傑。而前半敘 文君事絕為神品,則真未可癈也。)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