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霍列傳(節選)

史記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元狩四年春,上令大將軍、驃騎將軍去病將各五萬騎,步兵轉者踵軍數十萬, (正義言轉運之士及步兵接後又數十萬人。)而敢力戰深入之士皆屬驃騎。驃騎始為出定襄,當單于。捕虜言單于東, 乃更令驃騎出代郡,令大將軍出定襄(武帝欲驃騎立功)。 郎中令為前將軍,太僕為左將軍, 主爵趙食其為右將軍,平陽侯襄為後將軍,皆屬大將軍。兵即度幕,人馬凡五萬騎,與驃騎等咸擊匈奴單于。趙信為單于謀曰:「兵既度幕(沙漠),人馬罷,匈奴可坐收虜耳。」乃悉遠北其輜重,皆以精兵待幕北。而適值大將軍軍出塞千餘里,見單于兵陳而待, 於是大將軍令武剛車 (集解孫吳兵法曰:「有巾有蓋,謂之武剛車也。」)自環為營,而縱五千騎往當匈奴匈奴亦縱可(約)萬騎。 會日且入,大風起,沙礫擊面,兩軍不相見,益縱左右翼繞單于。單于視兵多, 而士馬尚彊,戰而匈奴不利,薄暮,單于遂乘六嬴,壯騎可數百,直冒圍西北馳去。 時已昏,匈奴相紛挐(正義三蒼解詁云:「紛挐,相牽也。」), 殺傷大當(大略相當)軍左校捕虜言單于未昏而去,軍因發輕騎夜追之,大將軍軍因隨其後。匈奴兵亦散走。遲明(黎明),行二百餘里, 不得單于,頗捕斬首虜萬餘級,遂至窴顏山趙信城, 得匈奴積粟食軍。軍留一日而還,悉燒其城餘粟以歸。

(姚苧田:大將軍深入窮追,戰功最烈,又且因糧於敵, 使幕南積聚一空,又且單于跳身苟免,使其眾不知所在,漢威已極,此平城以後第一吐氣之功也。及孝武以親幸驃騎之故,務欲其騰而駕青之上。因令其徒部代郡,獨當單于,又悉配以敢戰深入之士,迨單于適與青值,絕幕窮追,而驃騎反得以斬級搴旗之功,從容而收其利,因而菀枯勢異,顯晦頓殊,此亦絀伸之際,不得其乎之極致也。史公偏于青之一戰,使千古以下,猶若身在行間,聞鼓擊而搏髀者。 於去病之功,悉削之不書,而惟以詔書代敘事,則炙手之勢,偏引重於王言,而裹革之忠,自銘勞於幕府,其輕其重,文人代握其權矣。不但寫景之工,開卻唐人許多沙場佳句也。)

大將軍之與單于會也,而前將軍、右將軍食其軍別從東道,或失道,後擊單于。大將軍引還過幕南,乃得前將軍、右將軍。大將軍欲使使歸報,令長史簿責前將軍自殺。右將軍至,下吏,贖為庶人。大將軍軍入塞,凡斬捕首虜萬九千級。

是時匈奴眾失單于十餘日,右谷蠡王聞之,自立為單于。單于後得其眾,右王乃去單于之號。 (匈奴十餘日不知單于下落,大將軍的戰功可知。)

驃騎將軍亦將五萬騎,車重與大將軍軍等,而無裨將(副使、偏將)。 悉以李敢等為大校,當裨將,出右北平千餘里,直(抵擋)左方兵, 所斬捕功已多大將軍。( 姚苧田:只用一筆敘過,前極詳,此極略,而悉於詔書中敘出,虛實變化,巧妙絕人,亦開後人無限法門也。)軍既還,天子曰:「驃騎將軍去病率師,躬將所獲葷粥之士,約輕齎(ㄑ|ㄥ ㄐ|;方便攜帶的裝備), 絕大幕,涉獲章渠, 以誅比車耆,轉擊左大將,斬獲旗鼓,歷涉離侯。濟弓閭, 獲屯頭王韓王等三人,將軍、相國、當戶、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 禪於姑衍,登臨翰海。執鹵獲醜七萬有四百四十三級,師率減什三,取食於敵,逴(ㄔㄨㄛˋ;遠遠的)行殊遠而糧不絕,以五千八百戶益封驃騎將軍。」 右北平太守路博德屬驃騎將軍,會與城,不失期,從至檮余山, 斬首捕虜二千七百級,以千六百戶封博德符離侯。北地都尉邢山從驃騎將軍獲王,以千二百戶封山為義陽侯。故歸義因淳王復陸支樓專王伊即靬皆從驃騎將軍有功,以千三百戶封復陸支壯侯,以千八百戶封伊即靬眾利侯從驃侯破奴昌武侯安稽從驃騎有功, 益封各三百戶。校尉得旗鼓,為關內侯,食邑二百戶。校尉自為爵大庶長。軍吏卒為官,賞賜甚多。 而大將軍不得益封,軍吏卒皆無封侯者。(姚苧田:此處寫驃騎甚詳,大將軍極略,相對看各極其妙。)

兩軍之出塞,(姚苧田:史公自作特筆,更不關兩人之事) 塞閱官及私馬凡十四萬匹,而復入塞者不滿三萬匹。(姚苧田:頓令前文戰功烜赫,腦後一針,妙不可言。)乃益置大司馬位,大將軍、驃騎將軍皆為大司馬。定令,令驃騎將軍秩祿與大將軍等。 自是之後,大將軍日退,而驃騎日益貴。舉大將軍故人門下多去事驃騎,輒得官爵,唯任安不肯。

驃騎將軍為人(姚苧田:以下分置品題,不滿驃騎之意固多, 然亦終不肯過許衛青,是史公一片之心痛惜李廣處。)少言不泄,(孔文祥云「謂質重少言,膽氣在中也。)有氣敢任。 天子嘗欲教之《孫吳兵法》,對曰:「顧方略何如耳,不至學古兵法。」天子為治第,令驃騎視之,對曰:「匈奴未滅, 無以家為也。」由此上益重愛之。然少而侍中,貴,不省士(不愛惜士兵)(姚苧田:此段痛貶,正與李 將軍傳仁愛士卒處一一對看。)其從軍,天子為遣太官齎(ㄐ|;贈送)數十乘,既還,重車餘棄粱肉,而士有飢者。 其在塞外,卒乏糧,或不能自振,而驃騎尚穿域蹋鞠(ㄊㄚˋ ㄐㄩˊ;舊時習武的蹴球遊戲。猶今日所見的足球。)。 事多此類。(姚苧田:如此為將,鮮不覆敗者, 而驃騎竟成大功,即前所云適有天幸。也史公文字彼此互相發明,非偶爾著筆。)大將軍為人仁善退讓,以和柔自媚於上,然天下未有稱也。

(姚苧田:衛、青一傳,敘伐胡功烈屢矣。莫奇於元狩四年之役,兩軍分出, 彼此各敘,而虛實詳略,一一針對,極盡筆力之奇,無一毫零贅也。楊升庵云:自「日且入」至「行二百餘里」寫得如畫。唐詩「胡沙獵獵吹人面,漢虜相逢不相見」,又「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 大雪滿弓刀」,皆用此事,實千秋之絕調也。)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

>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

../statbar.ph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