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釋之馮唐列傳

司馬遷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廷尉釋之者,堵陽人也,字。有兄同居。以訾(以財買官)為騎郎,事孝文帝,十歲不得調, 無所知名。釋之曰:「久宦減之產,不遂(不想做官)。」(做官久反而財產減少,可見是忠厚之人)欲自免歸。 中郎將袁盎知其賢,惜其去,乃請徙釋之補謁者 (|ㄝˋ ㄓㄜˇ;通報與接待賓客的近侍)釋之既朝畢, 因前言便宜事。文帝曰:「卑之,毋甚高論,令今可施行也。」於是釋之秦漢之間事,所以失而所以興者久之。文帝稱善,乃拜釋之為謁者僕射(職官名)

釋之從行,登虎圈。上問上林尉諸禽獸簿,十餘問,尉左右視,盡不能對。虎圈嗇夫(ㄙㄜˋ ㄈㄨ;職官名)從旁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甚悉, 欲以觀其能口對響應無窮者。文帝曰:「吏不當若是邪?尉無賴!」乃詔釋之拜嗇夫為上林令。釋之久之前曰:「陛下以絳侯周勃何如人也?」上曰:「長者也。」又復問:「東陽侯張相如何如人也?」上復曰:「長者。 」釋之曰:「夫絳侯東陽侯稱為長者,此兩人言事曾不能出口,豈學此嗇夫諜諜(ㄉ|ㄝˊ;說話不止的樣子)利口捷給哉!且以任刀筆之吏,吏爭以亟疾苛察相高,然其敝徒文具耳,無惻隱之實。以故不聞其過,陵遲而至於二世,天下土崩。 今陛下以嗇夫口辯而超遷之,臣恐天下隨風靡靡(草隨風倒伏相依的樣子), 爭為口辯而無其實。且下之化上疾於景響(影響),舉錯不可不審也。」文帝曰:「善。」 乃止不拜嗇夫。

頃之,太子與梁王共車入朝,不下司馬門,於是釋之追止太子、梁王無得入殿門。遂劾不下公門不敬,奏之。薄太后聞之,文帝免冠謝曰:「教兒子不謹。」薄太后乃使使承詔赦太子、梁王,然後得入。文帝由是奇釋之,拜為中大夫。(張釋之也因此得罪太子-未來的皇帝)

頃之,至中郎將。從行至霸陵,居北臨廁。是時慎夫人從,上指示慎夫人新豐道,曰:「此走邯鄲道也。」使慎夫人鼓瑟,上自倚瑟而歌,意慘悽悲懷,顧謂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為槨(棺材外面的套棺),用紵(ㄓㄨˋ;一種麻料纖維)絮 斮(ㄓㄨㄛˊ;砍斷)陳,蕠漆其間, 豈可動哉!(這麼堅固的陵墓,誰能動的了)」左右皆曰: 「善。」釋之前進曰:「使其中有可欲者(墓中若有引起別人欲望的東西), 雖錮南山猶有郗(隙縫);使其中無可欲者,雖無石槨,又何戚(擔憂)焉!」文帝稱善。 其後拜釋之為廷尉。

頃之,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穚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ㄅ|ˋ;古時帝王出行時,實施交通管制,禁止人車通行),匿橋下。 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 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立誅之則已。 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而天下用法皆為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 上曰:「廷尉當是也。」

其後有人盜高廟坐前玉環,捕得,文帝怒,下廷尉治。釋之案律盜宗廟服御物者為奏,奏當棄市。上大怒曰:「人之無道,乃盜先帝廟器,吾屬廷尉者,欲致 之族(殺全家),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廟意也。」釋之免冠頓首謝曰:「法如是足也。且罪等,然以逆順為差(因罪情輕重而處罰有差別)。 今盜宗廟器而族之,有如萬分之一,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指盜墓), 陛下何以加其法乎?」久之,文帝與太后言之,乃許廷尉當。是時, 中尉條侯周亞夫山都侯王恬開釋之持議平,乃結為親友。張廷尉由此天下稱之。

文帝崩,景帝立,釋之恐,稱病。欲免去,懼大誅至;欲見謝,則未知何如。用王生計,卒見謝,景帝不過也。

張廷尉景帝歲餘,為淮南王相,猶尚以前過也。久之,釋之卒。其子曰張摯, 字長公,官至大夫,免。以不能取容當世,故終身不仕。

馮唐者,其大父人。父徙興徙安陵以孝著, 為中郎署長,事文帝文帝輦過,問曰:「父老何自為郎?家安在?」具以實對。文帝曰:「吾居時,吾尚食監高袪數為我言李齊之賢,戰於鉅鹿下。今吾 每飯,意未嘗不在鉅鹿也。父知之乎?」對曰:「尚不如廉頗李牧之為將也。」上曰:「何以?」曰:「臣大父在時,為官卒將,善李牧。臣父故為相,善李齊, 知其為人也。」上既聞廉頗李牧為人,良說,而搏髀(ㄅ|ˋ;大腿)曰:「嗟乎! 吾獨不得廉頗李牧時為吾將,吾豈憂匈奴哉!」 曰:「主臣!陛下雖得廉頗李牧,弗能用也。」上怒,起入禁中。良久,召讓曰:「公奈何眾辱我, 獨無間處乎?」唐謝曰:「鄙人不知忌諱。」

當是之時,匈奴新大入朝那,殺北地都尉。上以寇為意,乃卒復問曰:「公何以知吾不能用廉頗李牧也?」對曰:「臣聞上古王者之遣將也,跪而推轂(ㄍㄨ;車輪),曰:閫(ㄎㄨㄣˇ;門檻)以內者,寡人制之; 閫以外者,將軍制之(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能獨立決策)。軍功爵賞皆決於外,歸而奏之。此非虛言也。臣大父言,李牧將居邊,軍市之 租皆自用饗士,賞賜決於外,不從中擾也。委任而責成功,故李牧乃得盡其智能,遣選車千三百乘,彀騎萬三千,百金之士十萬,是以北 逐單于,破東胡,滅澹林,西抑彊,南支。當是之時,幾霸。其後會趙王遷立,其母倡也。王遷立,乃用郭開讒,卒誅李牧,令顏聚代之。 是以兵破士北,為所禽滅。今臣竊聞魏尚雲中守, 其軍市租盡以饗士卒,出私養錢,五日一椎牛,饗賓客軍吏舍人,是以匈奴遠避,不近雲中之塞。虜曾一入,率車騎擊之,所殺其眾。夫士卒盡家人子,起田中從軍,安知尺籍伍符。終日力戰,斬首捕虜, 上功莫府,一言不相應,文吏以法繩之(姚苧田:冒功誠不可縱,妙在說得極辛苦入情,令人憤惋)。 其賞不行而吏奉法必用。臣愚,以為陛下法太明,賞太輕,罰太重。且雲中魏尚坐上功首虜差六級,陛下下之吏,削其爵,罰作之。由此言之,陛下雖得廉頗李牧,弗能用也。臣誠愚,觸忌諱,死罪死罪!」文帝悅。是日令馮唐持節赦魏尚,復以為雲中守,而拜為車騎都尉,主中尉及郡國車士。

七年,景帝立,以相,免。武帝立,求賢良,舉馮唐時年九十餘, 不能復為官,乃以唐子馮遂為郎。王孫,亦奇士,與余善。

太史公曰:張季之言長者,守法不阿意;馮公之論將率(帥), 有味哉!有味哉!語 曰「不知其人,視其友」。二君之所稱誦,可著廊廟。書曰「不偏不黨,王道蕩 蕩;不黨不偏,王道便便(ㄆ|ㄢˊ ㄆ|ㄢˊ;寬大)」。張季馮公近之矣。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