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得西山宴遊記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自余為僇人(僇,音ㄌㄨˋ,辱也。被貶官待罪),居是州(永州), 恆惴栗(惶恐不安)。其隙也(空暇時), 則施施(施,音ㄧˊ,同「迤」,迤邐)而行,漫漫而遊。日與其徒上高山,入深林, 窮迴溪(曲折的溪流);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披草而坐,傾壺而醉 (喝得酩酊大醉),醉則更相枕以臥,臥而夢。意有所極,夢亦同趣。 覺而起,起而歸。以為凡是州之山有異態(特殊景色)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湖南省零陵縣西)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華(寺名)西亭,望西山,始指異之(才開始注意這座奇特的山)。遂命僕人過湘江,緣染溪, 斲(斲,音ㄓㄨㄛˊ,砍)榛莽(叢生的草木), 焚茅茷(茷,音ㄈㄟˋ,枯草葉),窮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 箕踞(伸長兩腿而坐,其形如畚箕)而遨(遊), 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衽,音ㄖㄣˋ)(坐席)之下。其高下之勢,岈然(形容山脈勢深幽) 窪然(形容山谷低窪),若垤(垤,音ㄉㄧㄝˊ,土堆) 若穴,尺寸千里,攢(攢,音ㄗㄢˇ,聚集)(音ㄘㄨˋ,縮小)累積(千里景色,都縮小聚集), 莫得遁隱;縈青繚白(青色山脈與白色天空),外與天際 (與遠際天空相接),四望如一(向四周眺望,景色都是相同)。 然後知是山(西山)之特出, 不與培塿(塿,音ㄌㄡˇ,培塿,小土堆)為類(註:既以自己的人格投射於西山,又以西山突顯 自己品格的高遠,引出一段論述。既是如此「特立」,必不苟合與世,寂寞之意,已意在言外)。 悠悠乎與灝氣(灝,音,ㄏㄠˋ,清朗的空氣)俱,而莫得其涯 (盡頭);洋洋乎(廣大的樣子)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引觴(取酒杯)滿酌(倒滿酒),頹然就醉, 不知日之入(太陽下山),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與大自然融為一體)。 然後知吾向之未始遊(以前遊山不算真正的遊山),遊於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西元809年)也。

(《始得西山宴遊記》為柳宗元永州八記之首篇,寫於「永貞政變」之後,柳宗元被貶放於永州的第四年。柳宗元進入仕途後, 主張改革時政,並參加王叔文所領導的政治革新。不料引起保守勢力反撲,王叔文等人遭革職, 柳宗元受波及,被流放至偏遠的永州擔任司馬一職。柳宗元貶謫永州之後,政治理想落空,心情委屈抑鬱。於是寄情於山水之中, 以尋求心靈慰藉。這段期間,他寫出許多山水小品文,其中最受後世推崇的,就是「永州八記」。這八篇遊記超越了「山海經」、 「水經注」等地理記遊,成為遊記散文的精品。柳宗元的山水遊記不是單純地描寫山川景物,而是透過山水遊記反映內心情感, 將其遭謫的悲憤和懷才不遇的痛苦寄寓於文中,使遊記呈現出情景交融的境界。其中,《始得西山宴遊記》、《鈷鉧潭記》、 《鈷鉧潭西小丘記》、《至小丘西小石潭記》、《袁家渴記》、《石渠記》、《石澗記》、《小石城山記 》,被稱為「永州八記」。遊西山的特殊體驗,使柳宗元終能從政治失意的挫折中暫時獲得解脫。痛苦的靈魂,終於找到了生命的出路。 )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