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睢蔡澤列傳(節選)

司馬遷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范睢(ㄙㄨㄟ)者,人也,字。游說諸侯,欲事魏王,家貧無以自資,乃先事中大 夫須賈

須賈魏昭王使於范睢從。留數月,未得報。齊襄王辯口, 乃使人賜金十斤及牛酒,辭謝不敢受。須賈知之,大怒,以為國陰 事告,故得此饋,令受其牛酒,還其金。既歸,心怒,以告相。相, 之諸公子,曰魏齊魏齊大怒,使舍人笞擊,折脅(音ㄒ|ㄝˊ;胸部兩側,由腋下至肋骨盡處的部位。亦指肋骨。)摺齒。佯死, 即卷以簀(音ㄗㄜˊ;用竹子或木條編成的席子),置廁中。賓客飲者醉,更溺,故僇辱以懲後,令無妄言者。從簀中 謂守者曰:「公能出我,我必厚謝公。」守者乃請出棄簀中死人。魏齊醉, 曰:「可矣。」范睢得出。後魏齊悔,復召求之。鄭安平聞之,乃遂操 范睢亡,伏匿,更名姓曰張祿

當此時,秦昭王使謁者王稽鄭安平詐為卒,侍王稽王稽問:「有 賢人可與俱西游者乎?」鄭安平曰:「臣里中有張祿先生,欲見君,言天下事。 其人有仇,不敢晝見。」王稽曰:「夜與俱來。」鄭安平夜與張祿王稽。語未 究,王稽范睢賢,謂曰:「先生待我於三亭之南。」與私約而去。

王稽去,過載范睢。至,望見車騎從西來。范睢曰:「彼來者為 誰?」王稽曰:「穰侯東行縣邑。」范睢曰:「吾聞穰侯專秦權,惡內諸侯客, 此恐辱我,我寧且匿車中。」有頃,穰侯果至,勞王稽,因立車而語曰:「關東 有何變?」曰:「無有。」又謂王稽曰:「謁君得無與諸侯客子俱來乎?無益, 徒亂人國耳。」王稽曰:「不敢。」即別去。范睢曰:「吾聞穰侯智士也,其見 事遲,鄉者疑車中有人,忘索之。」於是范睢下車走,曰:「此必悔之。」 行十餘里,果使騎還索車中,無客,乃已。王稽遂與范睢咸陽

范睢既相號曰張祿,而不知,以為范睢已死久矣。且東伐使須賈范睢聞之,為微行,敝衣閒步之邸,見須賈須賈見 之而驚曰:「范叔固無恙乎!」范睢曰:「然。」須賈笑曰:「范叔有說於邪?」 曰:「不也。前日得過於相,故亡逃至此,安敢說乎!」須賈曰:「今叔何 事?」范睢曰「臣為人庸賃。」須賈意哀之,留與坐飲食,曰:「范叔一寒如此 哉!」乃取其一綈袍(音ㄊ|ˊ ㄆㄠˊ;粗繒製成的袍子)以賜之。須賈因問曰:「張君,公知之乎?吾聞幸 於王,天下之事皆決於相君。今吾事之去留在張君。孺子豈有客習於相君 者哉?」范睢曰:「主人翁習知之。唯亦得謁,請為見君於張君。」須賈曰: 「吾馬病,車軸折,非大車駟馬,吾固不出。」范睢曰:「願為君借大車駟馬於 主人翁。」

范睢歸取大車駟馬,為須賈御之,入相府。府中望見,有識者皆避匿。須賈 怪之。至相舍門,謂須賈曰:「待我,我為君先入通於相君。」須賈待門下,持 車良久,問門下曰:「范叔不出,何也?」門下曰:「無范叔。」須賈曰:「鄉者與我載而入者。」門下 曰:「乃吾相張君也。」須賈大驚,自知見賣,乃肉袒膝行,因門下人謝罪。於 是范睢盛帷帳,待者甚眾,見之。須賈頓首言死罪,曰:「不意君能自致於青 雲之上,不敢復讀天下之書,不敢復與天下之事。有湯鑊(音ㄏㄨㄛˋ;古代一種烹人的刑具)之罪,請自屏於 胡貉之地,唯君死生之!」范睢曰:「汝罪有幾?」曰:「擢之髮以數之罪, 尚未足。」范睢曰:「汝罪有三耳。昔者楚昭王時而申包胥軍,楚王封 之以五千戶,包胥辭不受,為丘墓之寄於也。今之先人丘墓亦在,公 前以為有外心於而惡魏齊,公之罪一也。當魏齊辱我於廁中,公不止, 罪二也。更醉而溺我,公其何忍乎?罪三矣。然公之所以得無死者,以綈袍戀 戀,有故人之意,故釋公。」乃謝罷。入言之昭王,罷歸須賈

須賈辭於范睢范睢大供具,盡請諸侯使,與坐堂上,食飲甚設。而坐須賈於 堂下,置莝豆其前,令兩黥徒夾而馬食之。數曰:「為我告魏王,急持魏齊頭來! 不然者,我且屠大梁。」須賈歸,以告魏齊魏齊恐,亡走。匿平原君所。

秦昭王魏齊平原君所,欲為范睢必報其仇,乃詳為好書遺平原君曰;「寡人 聞君之高義,願與君為布衣之友,君幸過寡人,寡人願與君為十日之飲。」平原君,且以為然, 而入昭王昭王平原君飲數日,昭王平原君曰:「昔周文王呂尚以為 太公齊桓公管夷吾以為仲父,今范君亦寡人之叔父也。范君之仇在君之家, 願使人歸取其頭來;不然,吾不出君於關。」平原君曰:「貴而為交者,為賤也; 富而為交者,為貧也。夫魏齊者,之友也,在,固不出也,今又不在臣 所。」昭王乃遺趙王書曰:「王之弟在范君之仇魏齊平原君之家。王使人 疾持其頭來;不然,吾舉兵而伐,又不出王之弟於關。」趙孝成王乃發卒圍 平原君家,急,魏齊夜亡出,見虞卿虞卿趙王終不可說,乃解其相印, 與魏齊亡,閒行,念諸侯莫可以急抵者,乃復走大梁,欲因信陵君以走信陵君聞之,畏, 猶豫未肯見,曰:「虞卿何如人也?」時侯嬴在旁,曰:「人 固未易知,知人亦未易也。夫虞卿躡屩(音ㄐㄩㄝˊ;草鞋)(簷)(音ㄉㄥ;古代禦雨的器具,猶如現在的雨傘;躡屩檐簦,指腳穿草鞋,身擔雨具),一見趙王,賜白璧一雙,黃金百 鎰;再見,拜為上卿;三見,卒受相印,封萬戶侯。當此之時,天下爭知之。 夫魏齊窮困過虞卿虞卿不敢重爵祿之尊,解相印,捐萬戶侯而閒行。急士之 窮而歸公子,公子曰『何如人』。人固不易知,知人亦未易也!」信陵君大慚,駕如野迎之。 魏齊信陵君之初難見之,怒而自剄。趙王聞之,卒取其頭予秦昭王乃出平原君

(節選自《史記菁華錄》)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