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國表

司馬遷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太史公讀《秦記》,至犬戎幽王東徙洛邑秦襄公始封為諸侯,作西畤(音ㄓˋ;古代祭祀天地、五帝的祭壇)用事上帝,僭端見矣。《禮》曰:「天子祭天地,諸侯祭其域內名山大川。」今戎翟之俗,先暴戾,後仁義,位在藩臣而臚(音ㄌㄨˊ;陳列)於郊祀(言秦為諸侯而陳天子郊祀,實僭位也),君子懼焉。及文公踰隴,攘夷狄,尊陳寶,營岐雍之閒,而穆公脩政,東竟至河,則與齊桓晉文中國侯伯侔(音ㄇㄡˊ;相等,地位平等)矣。是後陪臣執政,大夫世祿,六卿擅權,征伐會盟,威重於諸侯。及田常簡公而相國,諸侯晏然弗討,海內爭於戰功矣。三國終之卒分晉,田和亦滅而有之,六國之盛自此始。務在彊兵并敵,謀詐用而從衡短長之說(蘇秦、張儀之流的策論之說)起。矯稱蜂出,誓盟不信,雖置質剖符猶不能約束也。始小國僻遠,諸夏賓之(賓,客人。指中原各國視秦國為外夷。),比於戎翟,至獻公之後常雄諸侯。論秦之德義不如魯衛之暴戾者(魯衛為中原古國,具有周文化的優良傳統,即使文化衰微或出現暴君時,其德義仍勝過秦國的卑下風俗。),量之兵不如三晉之彊也,然卒并天下,非必險固便形埶利也(埶利,勢力),蓋若天所助焉。

或曰「東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成熟)」。夫作事者必於東南,收功實者常於西北。故興於西羌起於(都位於中國西北)之王也以豐鎬之帝用雍州興,之興自蜀漢

既得意,燒天下詩書,諸侯史記尤甚,為其有所刺譏也。《詩》《書》所以復見者,多藏人家,而史記獨藏室,以故滅。惜哉,惜哉!獨有《秦記》,又不載日月,其文略不具。然戰國之權變亦有可頗采者,何必上古。取天下多暴,然世異變,成功大(言秦政治隨時代之異而變法,所以其成功大)。《傳》曰「法後王」(效法近代之王),何也?以其近己而俗變相類(法與所處的時代較接近,世俗之情況較相類似),議卑而易行也(法制議論較淺顯而容易施行)。學者牽於所聞,見在帝位日淺,不察其終始,因舉而笑之,不敢道,此與以耳食無異(言俗學淺識,舉而笑秦政權短暫,而認為秦紀無可采者。此猶如用耳朵來吃飯,不知其中的味道。)。悲夫!

余於是因《秦記》,踵《春秋》之後,起周元王,表六國時事,訖二世,凡二百七十年,著諸所聞興壞之端。後有君子,以覽觀焉。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