諫逐客書

李斯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宗室大臣皆言王曰:「諸侯人來事者,大抵為其主遊閒(反間)耳,請一切逐客(客卿)。」李斯議亦在逐中。

乃上書曰:「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竊,私下,自謙之詞。我認為這是錯誤的決策)。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由余原為晉國人,後逃到西戎,為戎王之臣,穆公用計使他投奔秦國,他輔佐穆公,伐戎,拓地千里),東得百里奚(百里奚原為虞國大夫,晉滅虞後被俘。後來晉獻公嫁女兒給秦穆公,百里奚作為陪嫁之臣僕來到秦國。不久他逃到楚國宛地,穆公知其賢,用五張黑羊皮把他贖回,任為大夫。),迎蹇叔(蹇叔,歧人,遊於宋,經百里奚推薦,穆公將他從宋國迎來,聘為上大夫。) ,來邳豹(邳豹,晉大夫,其父被晉惠公殺死,奔秦為穆公所用。來,招來)公孫支(公孫支,歧人,遊於晉,由晉入秦,為穆公謀臣。)。此五子者,不產於,而穆公用之,并(併)國二十,遂霸西戎孝公商鞅之法,移風易俗,民以殷盛,國以富彊,百姓樂用,諸侯親服,獲之師,舉地千里,至今治彊。惠王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包,併吞;九夷,指巴蜀和楚國南陽一帶的少數民族),制鄢郢(鄢,今湖北省宜城,楚國曾在此建都。郢,今湖北省江陵北,當時楚國都城。),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從(合縱之盟),使之西面事,功施到今。昭王范雎(魏人,秦昭王用為丞相,建議昭王收回宣太后為首的貴族權力,對外實行遠交近攻策略。),廢穰侯(即魏冉,昭王母宣太后的異父弟,曾為秦相,封於穰,故稱穰侯。),逐華陽(即華陽君,名羋戎,宣太后的同父弟,封於華陽,故稱華陽君。),彊公室,杜私門(杜塞,制服私家豪族),蠶食諸侯,使成帝業。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都是客卿的功勞)。由此觀之,客何負於哉!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納),疏士而不用,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無彊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崑山之玉,有隨和之寶(指隨侯珠和和氏璧,為著名珍寶,前為隨侯之物,後是楚國出產之寶。),垂(懸)明月之珠,服(佩帶)太阿之劍(寶劍名,相傳為古代吳國工匠干將所鑄。)纖離(古良馬名)之馬,建(豎立)翠鳳之旗(用翠鳥羽毛裝飾的旗子),樹靈(動物名)之鼓。此數寶者,不生一焉,而陛下說(悅)之,何也?必國之所生然後可,則是夜光之壁(夜光壁,產於楚國),不飾朝廷;犀象之器,不為玩好;鄭衛之女,不充後宮;而駿馬駃騠(ㄐㄩㄝˊ ㄊ|ˊ;北狄良馬名),不實外廄(宮外的馬棚)江南金錫不為用,西丹青不為采(丹青,即丹砂,可用作繪畫顏料。採:彩飾。)。以飾後宮、充下陳(指站在後列的侍妾宮女)、娛心意、說耳目者,必出於然後可,則是(河南地名)珠之簪,傅(鑲嵌)璣之耳(耳飾)(齊地名)縞之衣(白色絹帛之衣),錦繡之飾,不進於前,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佳冶,艷麗。窈窕,形容女子體態美好的樣子。)女不立於側也。夫擊甕叩缶(ㄈㄡˇ;瓦盆),彈箏搏髀(ㄅ|ˋ;膝部以上的大腿骨,或指大腿),而歌呼嗚嗚快耳者,真之聲也;鄭衛桑間(桑間,衛地名,以歌謠著名),《韶》虞(虞舜的韶樂)武《象》(武王的象舞)者,異國之樂也。今棄擊甕叩缶而就鄭衛,退彈箏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當前,適觀(適合觀賞)而已矣!今取人則不然,不問可否,不論曲直,非者去,為客者逐。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而所輕者在乎民人也。此非所以跨海內制諸侯之術也。

臣聞地廣者粟多,國大者人眾,兵彊則士勇。是以太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卻眾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無四方,民無異國,四時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黔首,指百姓。資,資助。),卻賓客以業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此所謂藉寇兵而齏(贈送)盜糧者也(讓敵寇有兵力可憑恃,贈送糧食給強盜)

夫物不產於,可寶者多;士不產於,而願忠者眾。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讎,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對內造成自己國家內部空虛,而與諸侯國的志士結下仇怨。),求國無危,不可得也。」

秦王乃除逐客之令,復李斯官。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