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長傳

袁宏道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徐渭,字文長,為山陰(今浙江紹興)諸生(生員,即秀才),聲名藉甚(ㄐ|ㄝˋ ㄕㄣˋ;極盛)(校士;學官考試諸生)時,奇其才,有國士之目(稱);然數奇(ㄐ|;命運多舛),屢試輒蹶(ㄐㄩㄝˊ,跌倒;挫折,指考試失利)。中丞(御史中丞的簡稱。明清時用作巡撫的別稱。)宗憲聞之,客諸幕(聘為幕友)文長每見,則葛衣烏巾,縱談天下事;公大喜。是時公督數邊兵,威鎮東南,介冑(身穿盔甲的武士)之士,膝語蛇行,不敢舉頭;而文長以部下一諸生傲之。議者方之劉真長杜少陵云。

會得白鹿(胡宗憲捕獲白鹿於舟山),屬文長作表。表上,永陵(明世宗)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疏計(奏章報告),皆出其手。文長自負才略,好奇計,談兵多中,視一世事無可當意者;然竟不偶(不遇時機)

文長既已不得志於有司,遂乃放浪麴蘗(ㄑㄩˊ ㄅㄛˋ;把麥子或白米蒸過,發酵後再晒乾,稱為麴,可用來釀酒。指沉迷喝酒。),恣情山水,走之地,窮覽漠。其所見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鳴樹偃(倒),幽谷大都,人物魚鳥,一切可驚可愕之狀,一一皆達之於詩。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滅之氣,英雄失路(迷路;指不得志)、托足無門之悲;故其為詩如嗔如笑,如水鳴峽,如種出土,如寡婦之夜哭,羈人(作客之人)之寒起。雖其體格(詩的體式格調),時有卑者;然匠心獨出,有王者氣,非彼巾幗(婦女的代稱)而事人者所敢望也。文有卓識,氣沈而法嚴,不以模擬(模擬古人;當時文風強調模擬秦漢古文語句)損才,不以議論傷格,之流亞(與韓愈、曾鞏同等的文豪)也。文長既雅不與時調合,當時所謂騷壇(文壇)主盟者,文長皆叱而怒之,故其名不出於。悲夫!

喜作書,筆意奔放如其詩,蒼勁中,姿媚躍出。歐陽公所謂妖韶女老(美女老後),自有餘態(仍有姿態)者也。間以其餘,旁溢(餘力從事,如水滿而溢出)為花鳥(花鳥繪畫),皆超逸有致。卒以疑殺其繼室(續娶之妻),下獄論死;太史元汴力解,乃得出。晚年,憤益深,佯狂益甚;顯者至門,或拒不納。時攜錢至酒肆,呼下隸(服賤役的人)與飲;或自持斧,擊破其頭,血流被面,頭骨皆折,揉之有聲;或以利錐錐其兩耳,深入寸餘,竟不得死。周望言晚歲詩文益奇,無刻本,集藏於家。余同年有官者,託以鈔錄,今未至。余所見者,《徐文長集》、《闕編》二種而已。然文長竟以不得志於時,抱憤而卒。

石公(袁宏道,自號石公)曰:「先生數奇不已,遂為狂疾;狂疾不已,遂為囹圄(監獄)(徐文長先生命運一直多舛,於是就得了瘋病。瘋病不能好轉,於是因殺了人而進了監獄。)古今文人,牢騷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雖然,公閒世(間世;每隔三十年為一世)豪傑,永陵英主,幕中禮數異等(胡公在幕僚中對他特別禮遇),是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悅,是人主(君主)知有先生矣;獨身未貴耳。先生詩文崛起,一掃近代蕪穢之習;百世而下,自有定論,胡為不遇哉?梅客生嘗寄予書曰:「文長吾老友,病奇於人,人奇於詩。」余謂:「文長無之而不奇者也;無之(往)而不奇,斯無之而不奇(ㄐ|;不順利、乖舛)也!悲夫!」(徐文長的每件事都很不平凡,正因為他的每件事都很奇異,所以他的遭遇的每件事都不能順順利利了。真是令人悲哀啊!)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