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丑(上) (節選)

孟子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二)

(公孫丑)「敢問何謂浩然之氣?」

曰:「難言也。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正直)養而無害,則塞于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兩相配合)義與道;無是(義與道),餒(氣餒)矣。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掩取)而取之也(朱注:非由一事偶合於義,便可掩襲於外而得之也)。行有不慊(快,足)於心(不合於義),則餒矣。我故曰告子未嘗知義,以其外之也(告子不懂義,把義視為是外在的東西)

「必有事焉而勿正(預期)(朱註:養氣者必集義為事,勿預期其效),心勿忘,勿助長也(養浩然之氣,必心勿忘,又當勿助長)。無若人然。人有閔(憫,憂也)其苗之不長而揠(拔)之者;芒芒然(疲憊)歸,謂其人曰:『今日病(疲累)矣,予助苗長矣。』其子趨而往視之,苗則槁(枯稿)矣。天下之不助苗長者寡矣。以為無益而舍(捨)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長者,揠苗者也。非徒無益,而又害之。」

「何謂知言?」曰:「詖辭(偏陂的言論)知其所蔽,淫辭(放蕩的言論)知其所陷(沈溺),邪辭(邪僻的言論)知其所離(叛逆),遁辭(推脫逃避的言論)知其所窮(屈困)。生於其心,害於其政;發於其政,害於其事。聖人復起,必從吾言矣。」


(三)

孟子曰:「以力(武力)假仁(假借仁義的名義)者霸,霸必有大國。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不夠)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


(六)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不忍他人受害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墜落於井),皆有怵惕(警惕戒懼)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納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邀譽;撈取名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名聲)而然也。」

「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

「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燃),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