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使楚

晏子春秋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晏子使(出使)人以晏子(身材矮小),為小門於大門之側而延(請進)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儐者(迎賓者)更道,從大門入。 見王。王曰﹕「無人耶(沒有人才嗎?),使子為使?」晏子對曰﹕「臨淄三百閭(二十五戶為一閭;比喻人口眾多),張袂(袖子)成陰,揮汗成雨,比肩繼踵(腳後跟)而在,何為無人﹗」王曰﹕「然則何為使子?」晏子對曰﹕「命使(任命使者),各有所主。其賢者使使賢主,不肖者使使不肖主。最不肖,故宜使矣﹗」


晏子將至王聞之,謂左右曰:「晏嬰,齊之習辭者(口才流利者)也,今方來,吾欲辱之,何以也?」左右對曰:「為其來也,臣請縛一人,過王而行,王曰:『何為者也?』對曰:『人也。』王曰:『何坐?』曰:『坐盜。』」

晏子至,王賜晏子酒,酒酣,吏二縛一人詣王,王曰:「縛者曷(何)為者也?」曰:「人也,坐盜。」

王視晏子曰:「齊人固善盜乎(齊國人善於做強盜嗎?)?」晏子避席對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因為水土不同,所以橘變為枳)。今民生長于不盜,入則盜,得無之水土使民善盜耶?」王笑曰:「聖人非所與熙(開玩笑)也,寡人反取病焉(自討無趣)。」


搜尋Tony的旅記: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以下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