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雎不辱使命

戰國策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王使人謂安陵君曰:「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交換)安陵安陵君其許寡人!」安陵君曰:「大王加惠(恩惠),以大易小,甚善。雖然,受地於先王,願終守之,弗敢易。」王不說(不悅)安陵君因使唐雎使於

王謂唐雎曰:「寡人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不聽寡人,何也?且,而君以五十里之地存者,以君為長者,故不錯意也(不以為意)。今吾以十倍之地,請廣於君,而君逆(違背)寡人者,輕寡人與?」

唐雎對曰:「否,非若是也。安陵君受地於先王而守之,雖千里不敢易也,豈直五百里哉?」

王怫然(不高興狀)怒,謂唐雎曰:「公亦嘗聞天子之怒乎?」唐雎對曰:「臣未嘗聞也。」

王曰:「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嘗聞布衣之怒乎?」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赤著腳),以頭搶(觸)地耳。」

唐雎曰:「此庸夫(凡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專諸(刺客名)之刺王僚(吳王僚)也,彗星襲月;聶政之刺韓傀(韓相)也,白虹貫日;要離之刺慶忌(吳公子)也,蒼鷹擊於殿上。此三子皆布衣之士也,懷怒未發,休祲降於天(上天顯出吉兇之徵兆;「休」指吉兆,「祲」,音ㄐㄧㄣˋ,指妖氣。),與臣而將四矣(我將加入他們,成為第四名刺客)。若士必怒,伏屍二人(指秦王和唐睢自己),流血五步,天下縞素(穿喪服;縞,ㄍㄠˇ音,未染色的絹),今日是也。」挺劍而起。

秦王色撓(屈服貌),長跪而謝之,曰:「先生坐,何至於此!寡人諭(明白了)矣。夫滅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徒以有先生也。」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