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仲連義不帝秦

戰國策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邯鄲魏安釐王使將軍晉鄙。畏,止於蕩陰,不進。王使客將軍辛垣衍閒入邯鄲,因平原君王曰:「所以急圍者,前與齊湣王爭強為帝,已而復歸帝,以故。今齊益弱,方今唯雄天下,此非必貪邯鄲,其意欲求為帝。誠發使尊秦昭王為帝,必喜,罷兵去。」平原君猶豫未有所決。

此時魯仲連適游,會。聞將欲令為帝,乃見平原君曰:「事將奈何矣?」平原君曰:「也何敢言事?百萬之眾折於外,今又內圍邯鄲而不能去。王使客將軍辛垣衍,今其人在是。也何敢言事?」魯連曰:「始吾以君為天下之賢公子也,吾乃今然後知君非天下之賢公子也。辛垣衍安在?吾請為君責而歸之。」平原君曰:「請為召而見之於先生。」

平原君遂見辛垣衍曰:「東國有魯連先生,其人在此,請為紹介而見之於將軍。」辛垣衍曰:「吾聞魯連先生,齊國之高士也。,人臣也,使事有職,吾不願見魯連先生也。」平原君曰:「已泄之矣。」辛垣衍許諾。

魯連辛垣衍而無言。辛垣衍曰:「吾視居此圍城之中者,皆有求於平原君者也。今吾視先生之玉貌,非有求於平原君者,曷為久居此圍城之中而不去也?」魯連曰:「世以鮑焦(周隱士,不仕,抱木而死)無從容(不夠心胸寬大)而死者,皆非也。今眾人不知,則為一身(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彼者,棄禮義而上首功(謂崇尚戰功)之國也。權使其士,虜使其民。彼則肆然而為帝,過而遂正於天下,則有赴東海而死耳。吾不忍為之民也!所為見將軍者,欲以助也。」辛垣衍曰:「先生助之奈何?」魯連曰:「吾將使助之,則固助之矣。」辛垣衍曰:「則吾請以從矣。若乃,則吾乃人也,先生惡(烏;如何)能使助之邪?」魯連曰:「未睹稱帝之害故也。使稱帝之害,則必助矣。」

辛垣衍曰:「稱帝之害將奈何?」魯仲連曰:「昔齊威王嘗為仁義矣,率天下諸侯而朝貧且微,諸侯莫朝,而獨朝之。居歲餘,周烈王崩,諸侯皆弔,後往。怒,赴於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東藩之臣田嬰後至,則斮( ㄓㄨㄛˊ,斬)之。」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你)母婢也!」足為天下笑。故生則朝,死則叱之,誠不忍其求也。彼天子固然,其吾足怪。」

辛垣衍曰:「先生獨未見夫僕(奴僕)乎?十人而從一人者,寧力不勝、智不若邪?畏之也。」魯仲連曰:「然之比於,若僕邪?」辛垣衍曰:「然。」魯仲連曰:「然則吾將使王烹醢(煮剁成肉醬;醢,音ㄏㄞˇ,古代的一種酷刑,將人殺死後剁成肉醬。)王。」辛垣衍怏然不說(不悅),曰:「嘻,亦太甚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惡能使王烹醢王?」

魯仲連曰:「故也,待吾言之。昔者鬼侯鄂侯文王之三公也。鬼侯有子(女子)而好,故入之於。紂以為惡,醢鬼侯鄂侯爭之急,辨之疾,故脯(殺死做成肉乾)鄂侯文王聞之,喟然而歎,故拘之於牖里之庫(監牢)白日,而欲舍(處置)之死。曷為與人俱稱帝王,卒就脯醢之地也?齊湣將之夷維子執策而從,謂人曰:「子將何以待吾君?」人曰:「吾將以十太牢待子之君。」夷維子曰:「子安取禮而來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諸侯避舍,納于筦鍵(ㄍ ㄨ ㄢ ˇ ㄐ ㄧ ㄢ ˋ;筦,管,指鑰匙;鍵,鎖簧。指鑰匙與鎖),攝衽(提衣服)抱几,視膳於堂下,天子已食,乃退而聽朝也。」人投其籥(ㄩㄝˋ;古代兵器,形狀像笛),不果納(不接納齊王),不得入於。 將之,假涂(塗;假塗,借道路)。當是時,君死,湣王欲入弔,夷維子之孤曰:「天子弔,主人必將倍(背)殯柩(移動靈柩位置),設北面於南方,然後天子南面弔也。」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將伏劍而死。」故不敢入於

之臣,生則不得事養,死則不得飯含(人死後,把飯放死人口中稱「飯」,把珠玉放死人口中稱「含」。),然且欲行天子之禮於之臣,不果納。今萬乘之國,亦萬乘之國。俱據萬乘之國,交有稱王之名,睹其一戰而勝,欲從而帝之,是使三之大臣,不如之僕妾也。且無已而帝,則且變易諸侯之大臣。彼將奪其所謂不肖,而予其所謂賢;奪其所憎,而予其所愛。彼又將使其子女讒妾為諸侯妃姬,處之宮,王安得晏然而已乎?而將軍又何以得故寵乎?」

於是辛垣衍起,再拜,謝曰:「始以先生為庸人,吾乃今日而知先生為天下之士也。吾請去,不敢復言帝。」將聞之,為卻軍五十里。適會魏公子無忌晉鄙軍以救軍引而去。

於是平原君欲封魯仲連魯仲連辭讓者三,終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為魯仲連壽。魯連笑曰:「所貴於天下之士者,為人排患釋難、解紛亂而無所取也。即有所取者,是商賈之人也,仲連不忍為也。」遂辭平原君而去,終身不復見。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