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雎說秦王

戰國策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范雎(ㄈㄢˋ ㄐㄩ;戰國時策士,魏人,善口辯,以遠交近攻的策略遊說秦昭王,昭王悅,官拜秦相,封應侯。)至,(秦昭王)庭迎范雎,敬執賓主之禮。范雎辭讓。是日見范雎,見者無不變色易容者(神情嚴肅)王屏左右,宮中虛無人。秦王跪而請曰:「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曰:「唯唯。(恭敬不語)」有間,王復請。范雎曰:「唯唯。」若是者三。秦王跽曰:「先生不幸教寡人乎?」

(註:當時秦武王死後,兄弟爭奪王位,秦昭王在舅舅魏再(穰侯)的支持下,奪得王位;朝廷權位掌位於太后及魏冉手裡。秦昭王心底當然是不滿,范睢也看準了這宮廷矛盾,小心翼翼地探視昭王的態度,而捲入這場奪權的角力,成為昭王重用的心腹。)

范雎謝曰:「非敢然也。臣聞始時呂尚之遇文王也,身為漁父,而釣於陽之濱(渭水北岸)耳。若是者交疏也已,一說而立為太師,載以俱歸者,其言深也。故文王果收功於呂尚,卒善天下,而身立為帝王。鄉使文王呂望而弗與深言,是無天子之德,而文武無與成其王也。今臣羈旅之臣也,交疏於王,而所願陳者,皆匡(糾正)君臣之事,處人骨肉之間。(范睢暗示著,他能處理秦王與母親及舅舅的權力衝突問題,以試探秦王態度)願以陳臣之陋忠,而未知王心也。所以王三問而不對者,是也。 」

「臣非有所畏而不敢言。知今日言之於前,而明之伏誅於後,然臣弗敢畏也。大王信行臣之言,死不足以為臣患,亡不足以為臣憂;漆身而為厲,被髮而為狂,不足以為臣恥。五帝之聖而死,三王之仁而死,五霸之賢而死,烏獲之力而死,賁育之勇而死。死者,人之所必不免也。處必然之勢,可以少(稍)有補於,此臣之所大願也,臣何患乎?伍子胥橐載而出昭關,夜行而晝伏,至於蓤水,無以餌其口。膝行蒲伏(猶匍匐。伏地而行),乞食於市,卒興國,闔盧為霸。使臣得進謀如伍子胥,加之以幽囚,終生不復見,是臣說之行也,臣何憂乎?箕子接輿,漆身而為厲(身上塗漆為癩,故意改變身形。),被髮而為狂,無益於。使臣得同行于箕子接輿,可以補所賢之主,是臣之大榮也,臣又何恥乎? 」

「臣之所恐者,獨恐臣死之後,天下見臣盡忠而身蹶(死亡)也,是以杜口裹足,莫肯即耳!足下上畏太后之嚴,下惑姦臣之態,居深宮之中,不離保傅(保姆)之手,終生闇惑(蒙蔽迷惑),無與照奸(無法辨別忠奸)。大者宗廟覆滅,小者身以孤危,此臣之所恐耳。若夫窮辱之事,死亡之患,臣弗敢畏也。臣死而治,賢於生也。」

王跽(長跪)曰:「先生是何言也。夫國僻遠,寡人愚不肖,先生乃幸至此,此天以寡人慁先生,而存先王之廟也!寡人得受命於先生,此天所以幸先王,而不棄孤也!先生奈何而言若此!事無大小,上及太后,下至大臣,願先生希以教寡人!」

范雎再拜,秦王亦再拜。

(註:范睢正確掌握了秦王室的權力矛盾,以這番言論取得昭王信任,終於獲取秦相的位置,協助秦王逐步掃除魏冉及太后的權力)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