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蕢揚觶

檀弓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知悼子(晉國大夫)卒,未葬。平公 (晉平公)飲酒。師曠李調侍,鼓鐘。

杜蕢自外來,聞鐘聲,曰:「安在?」曰:「在寢」杜蕢入寢,歷階而升,酌(斟酒), 曰:「,飲斯!」又酌,曰:「調,飲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飲之。降,趨而出。

平公呼而進之,曰:「, 曩者(剛才)爾心或開予( 或許你是想啟發我), 是以不與爾言。爾飲,何也?(你叫師曠喝酒, 有什麼含意呢?)」曰: 「子卯不樂(按禮法, 甲子、子卯這兩天不能奏樂;紂亡於甲子日,桀亡於子卯日,為忌諱日)知悼子在堂,斯其為子卯也大矣!(晉國大夫的棺木還在靈堂, 比子卯日還要不祥。平公卻飲酒作樂。)也,大師(樂師)也, 不以詔(告訴君王), 是以飲之也(罰他喝酒)。」

「爾飲調,何也?」曰:「調也, 君之褻臣(親近的臣子)也, 為一飲一食(貪愛酒宴), 亡君之疾(忘記君王的忌諱), 是以飲之也。」「爾飲,何也?」曰:「也,宰夫(廚師)也。非刀匕是共(供),又敢與知防(參與諫議防弊),是以飲之也。」

平公曰:「寡人亦有過焉!酌而飲寡人。」杜蕢洗而揚觶(ㄓˋ; 酒杯)。公謂侍者曰:「如我死,則必無廢斯爵(這個酒杯)也!」 至于今,既畢獻,斯揚觶,謂之杜舉(把舉起酒杯這個動作稱為杜舉,以紀念這個典故)。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