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不死君難

左傳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崔武子棠姜而美之,遂取(娶)之。 莊公通焉(齊莊公與棠姜通姦)崔子弒之(殺死莊公)

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 其人曰:「死乎?(你是來殉死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 (莊公只是我個人的國君嗎?如果是,我就殉死。)」曰:「行乎? (你要逃跑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 (我有罪嗎?如果有,我就逃跑。)」曰: 「歸乎?(你要歸順嗎?)」曰: 「君死,安歸?(國君死了,我還能歸順誰?)君民者, 豈以陵民(做君主的,豈是凌駕於人民)? 社稷是主(社稷才是真正的主人)。 臣君者,豈為其口實?(做臣子的,豈是為了俸祿?) 社稷是養(是為了保護國家社稷)。 故君為社稷死,則死之(為國君殉死); 為社稷亡,則亡之(跟著國君流亡)。 若為己死,而為己亡(若國君是為了自己個人而死亡,為了個人而逃亡), 非其私暱,誰敢任之?(若不是他的私人寵臣,誰敢跟著這麼做?) 且人(指崔杼)有君而弒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亡之?將庸何歸? (我何必殉死,何必逃亡,我還能歸順誰呢?)

門啟而入,枕尸股而哭(將莊公屍體放在腿上而哭)。 興(起立), 三踊(三次躍起)而出。 人謂崔子:「必殺之」。崔子曰:「民之望也(晏子是有民望的人), 舍之(放過他),得民。」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