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之武退秦師

左傳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晉侯(晉文公)秦伯(秦穆公), 以其無禮於, 且貳於(與楚國親近,對晉有二心)也。函陵氾南

佚之狐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君, 師必退。」公從之。 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 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夜縋(ㄓㄨㄟˋ,以繩索懸綁物體往下墜送。)而出,見秦伯曰: 「既知亡矣。 若亡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尊稱對方)。 越國以鄙遠(得到遠僻之地為國土), 君知其難也。焉用亡以陪鄰(使鄰國晉國得利)? 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 且君嘗為君賜矣(曾協助晉惠公返國取得政權), 許君(地名), 朝濟而夕設版焉(早上渡過黃河返國,晚上就築版設防秦軍), 君之所知也。夫,何厭之有?既東封(在東邊的鄭國取得領土), 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闕(向秦國侵取),將焉取之? 闕以利,唯君圖之。」

秦伯(悅),與人盟。 使杞子逢孫楊孫(秦將)戍之,乃還。

子犯(晉國大夫)請擊之, 公(晉文公)曰:「不可, 微夫人(秦穆公)之力不及此(指秦穆公曾協助晉文公返國取得王位)。 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失去親善的鄰國),不知。 以亂易整(以分裂紊亂取代團結和協),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註:秦穆公派三將士協助宿守鄭國,埋下日後糾紛的種子。 後來秦國萌起獨自併吞鄭國的野心,於是秦穆公派軍遠襲鄭國,引爆秦晉殽之役。)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