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伯克段於鄢

左傳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初,鄭武公娶於,曰武姜,生莊公共叔段莊公寤生(難產),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ㄐ|ˊ屢次、每每)請於武公,公弗許。(姜氏生莊公時難產,所以厭惡長子,寵愛幼子,埋下日後紛爭。)

莊公即位,為之請(姜氏為共叔段請求以這個地方做為封地。) 。公曰:「,巖邑也(地勢險要)虢叔(虢,ㄍㄨㄛˊ)死焉,他邑唯命。」請,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雉,ㄓˋ;古時用以計量城牆大小的單位。杜預˙注:方丈曰堵,三堵曰雉。一雉之牆,長三丈,高一丈,侯伯之城,方五里,徑三百雉。故其大都不得過百雉。) ,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國城的三分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不度(不遵守法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闢害(如何避害)。」(語意間流露出不滿母親姜氏行為) 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其實莊公早已有對策,只是按兵不動,等待時機而已。)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鼓動邊夷靠攏京城大叔)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不必擔心,他是自己找麻煩)(莊公胸有成竹!)

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於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共叔段的土地廣大)將得眾。」公曰:「不義不昵(ㄋ|ˋ;昵,親近;友愛),厚將崩。」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夫人(姜氏要做內應)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

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大叔段入於,公伐諸。五月辛丑,大叔出奔

《書》(春秋)曰:「鄭伯。」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孔子難以下筆。若言「出奔」則表示共叔段有罪,而檢討事件前因後果,莊公亦有過夫;莊公先縱容共叔段,姑息養奸,使自己的弟弟一步步走向叛逆之路,然後再一舉消滅之,實有失兄長教誨之責任。)

遂窴(ㄓˋ;安置)姜氏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捨不得吃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贈送)之。」公曰:「爾有母遺,繄(音|;位於句首的語助詞。同維、唯)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ㄐㄩㄝˊ;掘)地及泉,隧而相見(在隧道中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既要與母親和好,仍要顧全自己的面子,莊公虛情假意可知。)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ˋ |ˋ;舒坦快樂的樣子)。」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賜與)爾類。』其是之謂乎。」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